主页> 参会嘉宾>吉尔菲•盖瑞特

吉尔菲•盖瑞特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院长

一、个人简介

他是一名政治经济学家,著作及言论被广泛引用

他曾任悉尼大学和新南威尔士大学商学院院长

他曾入选澳大利亚“2012年教育界最具影响力的50

他就是吉尔菲·盖瑞特(Geoffrey Garrett),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院长

1997-2001耶鲁大学教授

2001-2005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国际文化传播学院的院长

2005-2009洛杉矶太平洋国际政策协会(Pacific Council on International Policy)主席

2008-2013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创始首席执行官,商学院院长

2013-2014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商学院的院长

2014-至今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院长

吉尔菲·盖瑞特现任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院长,之前他曾在多家学术机构任职。其中包括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的创始首席执行官,并于此先后出任了该大学商学院院长一职,洛杉矶太平洋国际政策协会(Pacific Council on InternationalPolicy)主席,以及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国际文化传播学院的院长。

2012年,因其在教育界的卓越贡献,吉尔菲·盖瑞特入选澳大利亚“2012年教育界最具影响力的50人”。


二、重要观点

-教育方面


1、关于管理教育创新趋势

在管理教育上进行创新,不仅仅会影响商界,同时更能够影响整个社会。在2014年由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举办的“管理教育创新院长论坛”上,吉尔菲·盖瑞特围绕管理教育创新的新趋势展开探讨,他认为商学院教育未来主要有两个趋势,一个是全球化,另一个是技术。这两个趋势符合历史的进程。上世纪90年代,全球化一直是主题。2000年之后,技术成为主题。从宏观角度上看全球,企业角色的拓展将会是未来几年的主题之一。

 

2、关于在线教育对商学院的影响

互联网经济方兴未艾,世界因为科技的发展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反应在教育行业就是在线教育如火如荼,颇有赶超课堂教学之势。有人甚至提出商学院有可能在未来10年或者15年之后消失,或者发生重大的改变。盖瑞特认为,在线教育不会侵蚀课堂教学,如果规划得比较好,甚至能够吸引更多的学生来到课堂,同时也能够帮助商学院找到全球各地的人才。对于在线教育来说,怎么和商学院的品牌保持一致,很重要。在线教学的质量还包括资源和品牌的匹配,“我看到了未来的一些潜在机会,不是恐惧,而是令人振奋。”


3、关于如何引导学生更多关注创新与创业

不同于以往一窝蜂进入进入金融以及投行领域,这两年商学院的MBA学生开始有部分去向一些咨询公司或者创业公司。怎么鼓励学生承担更多风险,给予非盈利机构或其他领域更多的关注?作为商学院院长,希望自己培养的MBA学生毕业后走上怎样的职业生涯?

盖瑞特表示,在沃顿商学院,MBA课程与本科课程有不一样的构成。很多到沃顿商学院读书的MBA学生,关注更多的是创新,而且是金融方面的一些创新。沃顿一直强调创业和金融,但是现在关注创业的人可能比想学金融的人更多。还有很多人希望两者都实现,要做金融方面的创新与创业。现在,年轻学生对生活的观感影响着他们的决策。他希望学生创业的时候要有社会目标,应该把目标放得更崇高一些。

 

政治经济方面

 

1、关于重塑未来世界的三个转折点

当今世界,充满了很多不确定性,吉尔菲·盖瑞特认为正在重塑未来世界的三个重大转折点是:一是技术,技术正在改变一切,包括工作的地点、含义和各个方面;二是对西方世界而言的转折点,那就是民粹主义在美国和欧洲的兴起;第三个转折点是中美在全球核心地位的变化,而第三个转折点尤其值得关注。

盖瑞特说,如果让他形容过去35年内世界上发生的最大变化,那么网络和移动技术是其中之一,另一大变化就是中国的崛起。中国的经济奇迹已经持续了40年,这在世界上是前所未有的。如果把中国经济奇迹持续的时间乘以中国的规模,你会发现世界上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另外,盖瑞特认为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在全球都有影响力。如果要用更贴近时代的版本来描述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那就是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中国已经不再只是一个面向全球的低成本组装国家,中国现在是全球最重要的增长引擎。

 

2、关于中美关系和贸易摩擦

2018年,杰尔菲·盖瑞特在上海大学就其他国家提出中国应当效仿美国和西欧的相关政策时,吉尔菲·盖瑞特认为,讨论变革的最佳方法不是敲大鼓、舞大棒,而是私底下低调地会谈,鼓励中国朋友开展符合双方利益的举措。对中美两国而言,他认为处理差异的最佳方式是加强沟通与互动,不是制造障碍,而是搭建桥梁。要想实现双赢,最佳的变革之路是深化两国间的纽带,而非在公开场合大肆宣扬或采取威胁政策。

盖瑞特分析,最近中国与美国的贸易冲突不仅仅与钢铁和大豆之类的贸易有关,事实上两个国家是在争夺21世纪全球创新经济的领导权。而中美之间的关税不断提高,给金融市场造成了持续的负面影响,与其说“贸易战”,不如说是一场“可控制的、精心安排的贸易冲突”。

他表示,“获益更多”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经济学的思维方式。“在经济学当中,我们总是寻求双赢——你赢,我也赢,我们都变得更好。毫无疑问,中美就是双赢模式。今天,我们应该关注中国改革中的双赢领域,换句话说,中国市场的改革不仅有利于中国,也有利于全世界。”

同时他认为,随着中国政府进行更多供给侧改革,美国对中国的关注指标也应该改变。对美国人来说,一个目标就是减少对美国公司进入中国并开展业务的限制。对中国来说,20年前制定的中国金融业法律法规如今看起来已经不太合理了,中国应当适度减少对外国金融机构在中国开展业务的限制。

 

3、关于中国由高速度增长转为高质量增长的重要意义

2018年吉尔菲·盖瑞特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2018年年会,在谈到中国在高质量增长以及人工智能未来机遇上的重要举措时表示:“人们普遍认为,随着中国跻身中等收入国家之列,经济发展更多由消费主导,增长速度将会逐步放缓。因此,未来将难以达到10%的增长率,但从长远来看,5% 的高质量增长应该具有可持续性。”

他提到,中国把治理污染当作工作重点,就是高质量增长的典型例子。他表示:“如果中国能够改善北京等城市的污染状况,对于当地人民的生活而言,将具有重大的意义。此外,这还将使中国在电动车制造方面处于全球领先的地位,而电动车将成为中国出口行业下一个巨大的增长点。”

在谈到人工智能的话题时,吉尔菲·盖瑞特认为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甚至比美国还占优势。“我参会时,有人跟我说,中国今年在人工智能的投入是美国投入的30倍——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这个数字可能没经过验证,但却说明,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实际地位,可能已经是首屈一指的了。

盖瑞特还表示,中国已经涌现两大移动支付平台: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可以说,移动支付的核心技术是由美国的Paypal发明的,但却是中国实现了规模化发展。“但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国可能已经领先美国,这将是一个重大的进展。如果我是中国的年轻人,我会说,我想积极投入技术培训和教育,因为中国将在这个领域傲视全球,我对这个领域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4、关于中国经济学者的研究责任

现阶段世界上的经济学研究主要运用美国的数据库和体系,大多数的学者也都致力于研究美国的经济学现象,原因主要有主流经济学权威机构只认可美国的数据和体系,只有研究美国的经济问题才能在世界顶尖的杂志上发表,学者也才能因此获得博士学位或者获得教职。

对此盖瑞特认为,属于中国经济学者的重要责任是“Speak China to the world”,即向世界阐述中国的经济现象和经济课题,随着中国经济地位的不断上升,这种研究中国经济的职责变得越来越重要。

盖瑞特强调,改变主流期刊和研究机构的评选标准是他们的工作,而将中国的经济向世界展示、让中国的经济课题走向世界,是各位中国年轻学者的责任。

 



©上海金融论坛版权所有沪交ICP备05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