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参会嘉宾>霍华德•戴维斯

霍华德•戴维斯

苏格兰皇家银行主席、中国证监会国际咨询委员会主席、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前局长

一、个人简介

1985-1986 英国财政大臣Nigel Lawson的特别顾问

1989-1995 GKN plc的非执行董事

1992-1995 英国工业联合会总干事

1995-1997 英格兰银行副行长

1997-2003 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前局长

2003-2011 伦敦政经学院院长

2012-2015 英国机场委员会主席

2012-     中国证监会国际咨询委员会主席,

2015-     苏格兰皇家银行主席

 

他在学术界和金融界都声名赫赫,在职业生涯早期,他曾在外交和联邦办公室工作,包括两年担任英国驻巴黎大使的私人秘书等。1997年起担任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的第一任主席,后又担任伦敦政经学院院长,现任苏格兰皇家银行主席。他与中国渊源深厚,担任中国证监会国际咨询委员会主席,对中国金融尤其是证券市场知之甚多。他于2015年曾到访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并担任当年毕业典礼主讲嘉宾,传授金融行业有四条“失败必备秘诀”,勉励中国金融学子抓住非凡机会。

 

二、学术观点

1、关于中国金融业走向成熟

作为中国证监会国际咨询委员会主席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霍华德·戴维斯对中国金融体系改革发展比较了解,他认为中资银行拥有了强大资本,且监管理念已经趋同西方,当然也面临挑战。他评价说,中国金融当局的灵活性大,可用政策工具多。中国引进了外资银行的管理经验,巴塞尔1和巴塞尔2标准也起到了积极影响。中国政府意识到,放任自流、让金融机构专注于做生意有着诸多好处。

同时,戴维斯也认为,中西方监管哲学在趋同、危机以后,中国与西方国家都在承认并认同干预泡沫。人们对金融监管的未来作用有着广泛共识。但戴维斯也指出中国大银行存在挑战。这些银行贷款地方政府基础设施项目的经济价值值得怀疑,而且房地产市场的泡沫破灭风险越来越大。

 

2、关于降低国资比例,以及在经济增速放缓时保护国有企业免受太多负面影响

霍华德·戴维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个人对于第二点持乐观态度。“在过去三十年,中国政府已经证明其对经济的高超管理能力,他们的工具箱里有大量的工具,在需要行动的时候毫不犹豫。”

 

对于第一点,戴维斯则认为,中国政府对于将国企股权让渡给私人心存犹豫。他表示,如果政府没有大力推动国企改革,那么股市将会继续大幅波动,其有效性也会大幅减弱。一个健康的股市,本来应该是鼓励生产力增长和创新,淘汰没有竞争力的企业。到现在为止,中国股市一直被视为“锦上添花”,而不是企业融资增长的主要手段。这种情况需要改变。

 

3、关于中国股市

2015年中国A股出现崩盘,至今仍未恢复元气。霍华德·戴维斯对此有两个担忧,第一个担忧是中国股市的散户投资者太多,而且大部分散户的投资经验不足,操作也不成熟。

第二个担忧则是目前中国股市的融资融券的杠杆数量太大,股市出现系统风险的一个重要信号便是融资融券保证金无法追加。如果投资者无法通过其他渠道来满足追加保证金的要求,那他们只能集中抛售股票,这将导致螺旋效应,对市场具有很大的杀伤力。

霍华德·戴维斯表示,整体来看,目前融资风险仍然在可控范围内。他指出,“如果我们观察到大面积无法补充保证金的现象,或者如果融资盘中存在大量需要借助其他借贷手段来补充保证金的客户,那么就要敲响中国金融系统性风险的警钟了。”

 

4、关于“证监会的角色作用”

在霍华德·戴维斯看来,一般政府在资本市场中会扮演三种角色:一是监管角色;二是促进金融投资角色;三是影响投资动向的角色。第一种是积极和正确的角色,霍华德·戴维斯认为监管层应该更多地扮演这样的“裁判”角色,保证市场的平稳运行,而不是左右市场的涨跌、决定投资者的输赢。

 

5、关于成为金融中心是否是一件好事

霍华德·戴维斯认为,成为金融中心或许并非好事,与作为金融中心好处相伴而生的是其他方面社会成本的增加。

戴维斯援引国际清算银行(BIS)经济学家切塞切蒂(Stephen Cecchetti)和哈鲁比(Enisse Kharroubi)的研究称,金融部门过于庞大会损害生产率和经济增长。原因之一是,这会扭曲劳动技能的分配。金融部门的报酬一般会高于其他经济部门,这样,稀缺的高技能劳动力资源就从其他部门流失,而这些部门对生产率的贡献可能更大。

第二个负面影响来自于,银行倾向于投资有抵押品的房地产,而不是不那么容易评估的科技企业。切凯蒂和哈鲁比的研究显示,经济被高水平金融化(肯定低于英国近几年的水平),可能会阻碍经济增长。

©上海金融论坛版权所有沪交ICP备05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