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参会嘉宾>斯坦利•菲希尔

斯坦利•菲希尔

美联储前副主席,以色列央行前行长

一、个人简介

2014-2017 美联储副主席

2005-2013 以色列央行行长

2002-2005 花旗银行副董事长

1994-2001 IMF 第一副总裁

1988-1990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1977-1999麻省理工学院(MIT)经济学教授

菲希尔担任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第一任副总裁期间让全球经济度过了肆虐的亚洲金融危机;在担任以色列央行行长的13年,让以色列在2008年安然度过全球金融危机,并带领以色列银行位居世界银行第一,被以色列《国土报》盛赞为“超级英雄”。

菲希尔帮助了墨西哥、俄罗斯、巴西、阿根廷和土耳其等众多国家度过或缓解了经济危机;就职美联储副主席期间,一直被外界誉为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基石。出自他门下的学生包括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小布什总统经济顾问曼昆、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奥巴马总统顾问克里斯蒂娜·罗默等。

 

二、重要观点

1、亚洲及中国经济发展趋势

在2015年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举行的亚洲经济政策会议上斯坦利·菲希尔表示,“在相对不久的未来,一些主要央行可能开始逐步解除近零利率政策,我们已经竭尽所能避免我们采取行动时市场和他国政府措手不及的状况发生,以至于一些新兴市场(及其他地区)的央行有一段时间告诉美联储‘放手去做’。”

菲希尔在讲话中表示,亚洲经济减速,尤其是中国正在朝消费拉动型经济转型,尽管如此,该国可能继续以快于世界其他地方的速度增长,并在全球经济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中国一段时间内可能继续以快于世界其他地方的速度增长,因此在全球经济产出所占的比重将日益攀升,”他说道,并补充称中国的不断增长可能会促使其在国际经济和国际经济机构中扮演更具决定性的角色。

他还表示,亚洲经济减速可能对部分大宗商品价格产生持续的影响,不过该地区的长期前景将对油价产生何种影响尚不明朗。“新兴亚洲市场,尤其是中国的投资步伐放缓,预示着大宗商品需求增长速度将持续下降,”他说。“价格可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维持在低位,对于铜和钢等建筑和投资大量使用的金属而言尤为如此。”

菲希尔指出,中国的石油消费依然低于发达市场,而且石油消费往往随着财富的增长而上升。“中国人收入进一步增长未来几年有望为石油市场提供强有力的支撑,”他说道。

菲希尔还表示,人民币可能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篮子可能是一个重大的进展。

对此,在问答环节,菲希尔表示,除了象征意义之外,此举还将为中国持续提升其金融市场提供动力。“外界看来,这将有助于保持中国为提高其资本市场效率所作的努力,在很多领域,中国可以在不冒很大风险的情况下解除部分资本管控,或对体制内的其他因素进行改革。”

 

2、关于新兴经济体的房价上涨

在面临澳大利亚、加拿大、以色列、新加坡、南非和瑞典的房价正快速上涨时,美国《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戴维·韦塞尔曾写道,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划分世界,即一些经济体曾受银行业危机重创,而另一些幸免于难。正是那些躲过银行业危机的经济体房价正高歌猛进。

成熟经济体的低增长,致使其中央银行保持较低利率水平和宽松信贷环境。这些经济体主导世界金融市场,意味全球信贷正处于宽松状态,对担忧通胀的新兴经济体而言尤为宽松。

不过,房价上涨并非新兴经济体独有现象。斯坦利·菲希尔说:“金融体系在金融危机中未受重创的经济体房价迅速攀升。因为他们大幅调低利率应对危机,使按揭贷款利率同样大幅降低,人们以购买房屋应对,从而推升房价。”

 

3、关于以色列央行干预外汇的影响

2009年初,以色列央行决定干预外汇市场,买入美元以使本币贬值。短短两季度,以色列谢克尔对美元贬值22%,从而给该国的出口导向型经济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2010年,斯坦利·菲希尔(Stanley Fischer)在沃斯论坛上表示,外汇干预是暂时的,一旦危机过去,将停止干预。同时,以色列银行不会试图保护任何以色列磅特定的汇率。

菲希尔补充说:“我们希望这是经济危机下,逐渐退出经济刺激政策的一部分。从那时起,我们的干预将减少, 只有发生异常的波动时才干预汇率。我们希望这一步骤回到常态。”

 

4、关于欧债危机

在2012博鳌亚洲论坛以“债务危机:衰退的导火索?”为主题的分论坛上,多数专家认为,欧债危机的解决正在得到进展,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因此欧元最终不会崩溃,但欧洲要走的道路还将非常艰苦。

斯坦利·菲希尔表示,欧元区也许会发生改变,一些国家可能会退出,但欧元不会消失。他认为,欧债危机虽然危险,但是欧洲央行的行动避免了形势恶化,注入流动性资金的措施取得了成效,欧洲目前的情况不会导致全球经济出现二次衰退,但也不会那么快走出来。

 

5、关于国际金融体系的变革及新兴经济体对世界经济的影响

时任以色列央行行长的斯坦利·菲希尔(Stanley Fischer),在参加博鳌亚洲论坛2012年年会时,曾接受新华网的采访,就亚洲经济前景、中以经济联系与欧债危机等问题回答了提问。

记者:此次博鳌论坛的主题是“变革世界中的亚洲:迈向健康与可持续发展”。在全球经济充满诸多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您能否预测一下亚洲经济的未来前景?

菲希尔:20世纪后50年,亚洲经济,尤其是中国经济的表现改变了整个世界的经济。中国自1978年以来的增长是前所未有的。对中国及亚洲而言,快速增长还有很大的潜力,因为这些国家的人均收入与发达经济体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随着时间的推移,亚洲国家的经济增长率会逐步地下降,但只要继续有效地发展经济,与多数发达经济体相比,亚洲经济增长速度仍然相当可观。尤其是在1997年-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亚洲有必要继续维持宏观经济的稳定。同时,必须进一步促进消费,而不是将出口与投资作为增长的根本驱动力。

 

记者:您曾经说过对中国印象最深的是不可思议的经济增长速度。在您看来,中国经济能长期保持高速增长的最根本原因是什么?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中国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菲希尔:从中国国内来看,中国有潜力在现有的模式基础上继续快速地发展,工业化和现代化使农业及欠发达的其他领域获益甚多,人们的收入进一步增长。但是,工资压力正变得越来越明显,将增长建立在进口技术和出口的基础上会变得更为困难。

从国际上看,中国和其他领先的新兴经济体,尤其是金砖国家,将在引领全球经济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同时也承担更多的责任。

 

记者:随着全球经济发展和新兴经济体的崛起,您认为当今国际金融体系是否需要进行一些变革?美国、南非和巴西分别提名了世界银行行长候选人,您认为谁会当选下一任世界银行行长?

菲希尔:2007年开始的全球危机是金融部门失败的结果,尤其是在美国。同时,国际失衡与一些国家财政政策的过度扩张,也为金融危机火上浇油。通过巴塞尔委员会与金融稳定委员会,国际社会在稳定国家财政体系方面做了大量的努力。我们没有充分的机制处理国际失衡,当然,美国与其他西方国家的财政政策需要在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轨道上运行。

G20重要性的增加对改革世界经济的领导力而言是重要的一步。但是,G20完全取代G7还需要一段时间。

©上海金融论坛版权所有沪交ICP备05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