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观点 > 周小川:IT发展促进智慧体系现代化和跨境

周小川:IT发展促进智慧体系现代化和跨境支付的便利化

发布时间:2020-12-16    浏览次数:2562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出席“2020上海金融论坛”并发表了主旨演讲,演讲主题是“IT发展促进智慧体系现代化和跨境支付的便利化”。周小川表示,科技的发展给很多业务模式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如果通讯和处理能力大幅度改善,在交易的时刻就能做更多的事情。

包括提升通讯能力、信息获取的能力、数据处理的能力后,可以调整工作量的分布,可能会使支付更加便利化,特别是跨境支付;在避免影响到别国货币政策、外汇政策的基础上,在零售交易的瞬间实现兑换,以及对实现兑换条件的审核,可以给互联互通带来新的操作可能性的方案。

他表示,利用当前的互联网技术和移动终端的处理能力,以及云计算的处理能力,不同选择的汇率选择及智能合约会比从前更有可能性。

对于未来全球货币的发展方向的问题,周小川认为,目前不见得能看得准。如果将来可能真有一种世界货币出现,技术的适应能力应该不成问题,而且很多方案具有相当程度的灵活性,可以及时调整适合未来全球金融格局变化的需要。

他表示,如果利用交易瞬间所具有的信息获取能力和信息处理的能力,可以在支付系统现代化和跨境支付便利化方面做很多工作。而且可以向前承接,向后也有很好的适应性,这种做法体现了以账户为基础,双层银行体系服务的长处和好处。

以下为周小川演讲实录:

各位来宾,各位与会代表大家好!很高兴能够参加2020年上海金融论坛,也感谢主办单位对我的邀请,这次会议的主题是“改革与开放:双循环下的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我觉得这个题目很重要也很好。我想借此机会谈一谈IT发展促进智慧体系现代化和跨境支付的便利化。

科技的发展给很多业务模式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比如支付系统的现代化和数字货币,也是大家非常关注的一个领域。

首先,在支付的那个瞬间,究竟需要完成哪些事情?特别是零售支付,在零售支付的那个时刻,消费者首先要获得价格,通过价格来考虑是否购买某一个东西或者某一项服务。如果是跨境交易,需要获得汇率方面的信息,折算后考虑是否购买。如果是现金交易,可能要事先准备现金。如果是账户交易,交易瞬间要完成这些交易的一部分,其中如果使用信用卡,那需要获得授权,如果使用贷记卡,也需要进行身份的验证。

商务部在接收到钱的时候要对销售税或者是增值税进行记账,所以为什么很多零售商或者很多国家都要求必须使用收款机。此外交易完成后要进行财务核算,接收货币时需要考虑是不是假币,交易是否存在合规的问题,交易是否真实等。如果是信用卡或者贷记卡支付,信息传递的过程中也需要加密,确保不会被截取。

因此在交易的时刻,实际上要干两方面事情:

第一,获取一定的信息。

第二,做一定的数据处理。

过去由于通信设施和计算能力的限制,所以那时候获取的信息可能有限,处理的内容也不能太多。处理也分为两种:

第一,在现场能够处理什么东西,比如POS机或者是用手机作为移动终端能处理的事情。

第二,传上去,现在有云计算,过去没有云计算它也可以传到数据处理中心。

总之,如果通讯和处理能力大幅度改善,在交易的时刻就能做更多的事情。

在获得信息和处理能力有限的情况下,有好多事要推到事前或者事后。所谓推到事前,消费者如果进行跨境消费,要事先把外汇放好,把货币换成目的国的外汇。换多了再换回去时,由于各个国家外汇体制不一样,可能还会有一定的困难。另外在这个过程中,不管是提前换还是事后换,都需要承担汇率风险。当然也有的人不再换回去,这种情况下持币也要承担风险。

换汇,一般国家经常项目往往是可兑换的,但是资本项目就不一定了,所以不少地方换汇有限额。按照年度来计算实际上也很难控制,年度限额量比较大,所以管不住用途,那么这个用途有时也可能出现不合规的情况,有一些说是经常项目的兑换,但实际上用于资本项目。

而商户使用POS机或者收款机时,事后往往还是要汇总到商户的账户里,同时也有利于税务方面的和财务分析方面,如会计等的需要。那么商业银行在这过程中也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涉及到交割,涉及到风险控制。跨币种的问题,还可能涉及到中央银行,中央银行需要做清算。这里面,可能商业银行和中央银行做的事都是在交易时刻的事后。

通讯能力、信息获取的能力,以及数据处理的能力大大提升以后,可以调整工作量的分布。这个调整可以使交易的时刻做更多事情,可能会使支付更加便利化,特别是跨境支付。

大家也说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体系是一种选择,当然它也涉及到币种的问题、涉及到商户应该代征的消费税或增值税的问题。

刚才所说的信息获取和处理能力的提高,可以在交易那个时刻完成更多的工作,其中一个可能性就是把汇率工作放在这个环节来执行,即用户购买的时候,将自己原有账户中某一个币种的货币进行兑换,兑换的量和所要购买的商品或服务正好完全一致。

另外,信息可以比以前更方便的获得,一个主要的信息就是汇率信息。汇率可以用头一天的fix,也可以用即时的换汇市场的信息,如果是一些小的国家的币种,也可以用套算汇率。

另外一个好控制的就是交易的场景。商户是有代码的,因此知道他的用途是什么,因此可以比较清楚的判别是否是经常项目的支付。不管是按照哪个国家,汇兑的规则是否符合,是否合规。那么在这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一种智能合约。

智能合约应该说最简单的智能合约就是条件语句,就if-then else,也就是情况下可以汇兑,什么情况下不可以汇兑,完成支付,那么就可以进行控制。这样的话,就可以把事前、事后许多的工作量减少,在交易瞬间可以通过当代的IT技术来加以完成。这个也是比较符合亚洲,特别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需要。

去年夏天的时候,Libra出台导致了大家关心货币主权的问题,担心美元化或者被其他货币所取代的问题,也担心有些国家自己宏观调控所需要的一些基本措施是否还能顺利执行的问题。它提出盯住一揽子货币,但是也没有给出一个非常明确的做法,所以经过一段时间,现在它修改的第二版是只盯住美元,因此很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会担心美元化。

美元化大家可以看到很多例子,有一些是比较极端的美元化,比如津巴布韦在非常高额的通货膨胀之后,比较全面的美元化。也有许多国家是局部的美元化,按照他们存款的性质或者是他们货币使用的性质,这个国家可能有百分之几十的使用都是美元,也就是部分是美元化的。这些国家都会抱怨会因为美元化带来很多问题,因此这是需要关注的点。

我前不久说过,中国周围的邻国,东亚地区有中日韩,下面有东盟十国,东盟十国发展水平也非常不一样,各个国家宏观管理水平也不一样,再加上国际收支平衡的原因会影响国家在外汇体制方面的选择。因此在这方面开展工作尽量避免取代别人的货币主权,导致人家的货币政策、外汇政策不再生效。

另外,考虑到各个国家宏观调控的需要,也能照顾到人们对于美元化的担心。由此推论,其实大家对于人民币国际化也存在担心。我们所说的人民币国际化是指人民币自由使用,你要愿意去用的话,可以在贸易投资等方面应用,我们没有像Libra这样,似乎想取代别人在各个方面的应用。

在这个基础上,根据刚才所说的,如果在零售交易的瞬间去实现兑换,以及对实现兑换条件的审核,技术上如果有可能的话,就可以给互联互通带来新的操作可能性的方案。

过去在使用信用卡的时候,比如说你有美元账户的信用卡,或者你有人民币账户的银联卡,在境外交易的时候,其实它也是给你一个兑换的便利,但是这个兑换的信息往往不及时,有时候也不透明。我们说Visa、Master卡都愿意承诺给予你优惠的汇率待遇,但是实际上有时候并不见得是这样。

利用当前的互联网技术和移动终端的处理能力,以及云计算的处理能力,这些事就变得比以前更加有可能性了。

第一,不同选择的汇率选择,是相当及时的。

第二,智能合约。

即便是经常项目可兑换,大家的理解和具体的规定有时候也是不一样的。比如从中国的角度来看,我们和世界上其他国家一样,对洗钱,对恐怖融资,对毒品,对武器交易,所有这些东西都是明令禁止的,是不合规的。但是各个国家也会有不同的规定,比如中国就是对于跨境赌博的交易认为是不合规的,因此你在执行过程中就需要去可以用条件支付或者智能合约的方式来管住他。

另外还有一些模糊的地带,就是在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之间,有一些模糊的地带。比如说在境外购买个人的健康保险或者财产保险,像几年前在中国管理部门也明确指出这个是不合规的。从定义上来讲,有时候并不是完全清晰的。如果在交易的瞬间的时候,可以对此进行条件审查,而且也容易做到,因为有这个商户编码,另外在不同行业中支出的限额标准,那么这些条件都是可以执行的,通过这些执行就可以对于兑换实现有关的合规性,同时也不用太复杂,也不用耽误太多的时间。

这里还有一个好处,有很多的附属卡。像信用卡附属卡的情况,就是家里挣钱的人是主卡,那么他的子女可能有附属卡,子女有的出去上学,有的出去旅游,非成年人自律能力有时候还不太够,所以有时候也需要有消费方面的限制,哪些是不准接触的,哪些是不准备支付的,哪些支付自己家里给他设置什么样的限额,这些东西都可以通过智能合约或者条件支付的情况来加以完成。

其中一个很大的好处,由于单笔交易金额就比较小,就比较容易看别人是否是经常交易,同时也很难用很小的交易量累计起来去做不合规的事情,比如做资本项目,比如说出去去做金融市场投机交易,在判别上就比以前容易多了。

对于消费者来讲,它由于不需要事前兑换,也不需要用不完事后再兑换回来,因此它面临的汇率风险也就比较小了。

刚才所说的,这样事前、事后的工作量大幅的进行压缩,在交易瞬间有更多的信息获取量和数据处理的工作量,但是最后还需要有一部分事前、事后的工作。事后的工作,可能在这个之后还是有跨币种的交割问题。那这个交割一个是可轧差后的交割,再有一个就是轧差后数量也比较小,可以由中央银行指定某个商业银行,负责某一个币种的交割和清算,也可以由中央银行直接安排清算的模式。

我们知道像香港是搞了RTGS,一个是香港监管局指定汇丰银行负责美元清算,渣打银行负责欧元清算,中银香港负责人民币清算,这样的话他们可以承担起这方面的工作。从香港的系统来讲,香港和内地是一个时区,但是和美元和欧洲不一个时区,所以跨时区的时候,还是会有少量汇率方面的风险,但是大型商业银行掌控的能力也还是比较强的,另外也有一些风险管理的工具。另外在一天之内这个汇率的变动,也会是比较小的。那么在央行之间也可以有类似的安排。

我这里特别强调的是不一定要搞全额,像RTGS是一个实时的全额结算系统,其实有些东西是可以轧差以后再进行交易的。也是由于时间的原因,你可以当天处理,如果大家汇率都比较稳定,也可以三五天一个礼拜再处理,总之安排这样的交易汇率风险是相对比较小的。同时中央银行和大型商业银行应该说利用风险管理工具,以及利用保险的能力都是相对比较强的。

刚才也提到,去年Libra出台的时候,瞄准了跨境汇款。跨境汇款虽然也是一种需要,我们说如果跨境汇款能够用一揽子货币,或者是美元来加以实现,用Libra技术来加以实现,那么它落地以后,比如说美国打工的,遣回到墨西哥,这个钱能不能在当地零售方面使用,能不能够实现购买,如果是零售系统没有支持的话,那么它还是需要把汇完的款再放回本地,再放回本地的时候又涉及到可能兑换方面有没有汇率问题,有没有政策方面的障碍,是否方便。所以我们说零售系统、支付系统还是更基础的内容,如果零售系统搞好了,同时又暂时避免大家对于美元化的担忧,像刚才所说的方案。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汇款问题实际上也就变得更加容易解决。汇款问题有些障碍不在技术方面,而是在于政策体制方面。

在汇款的交易时刻,如果就实现兑换的话,那么在这个兑换的过程中汇率问题实际遵从了市场规律,较少涉及到政策方面的障碍。另外在这个过程中,也可以审查是否是洗钱,是否有恐怖融资,是否有毒品,是否有赌博等等这类的问题。同时,如果是一个月汇一次款,或者三个月汇一次款,总共金额也就不会太大,也容易审查,这个数量可能是相当于经常性,不至于造成资本性或者大金额的欺诈、洗钱这些行为。

我们可以想象,仿照上述零售交易的这种做法,汇款应该不存在太大技术上的问题。当然汇款里面,也会有一定的风险管理问题,也会涉及到汇率的问题。最好来讲,涉及到双方的金融机构还是要安排一定的费用,这个费用能够覆盖风险和操作上的成本,这样导致各种新的方案、新的创新都能够有比较客观的成本核算。

最后,我们说未来全球货币的发展方向究竟是什么?我觉得大家也不见得能够看得准。如果将来可能真有一种世界货币,不管是SDR还是SDR的变种,也许真是大国,比如说美国,将美元全球都适用了,既然出现这种情况,照我们刚才这种思路,技术的适应能力应该也不成问题的,而且很多方案是具有相当程度的灵活性,可以及时调整适合未来全球金融格局变化的需要。

如果利用交易瞬间所具有的信息获取能力和信息处理的能力,我们可以在支付系统现代化和跨境支付便利化方面,能够做很多工作,而且可以向前承接,就是说和现有的体制和以前所形成的体制具有比较好的衔接性,向后也有相当好的适应性,这种做法就和Libra或者现在Diem所形成的思路有明显的差别,也和Token base数字货币也有一定的差别。体现了以账户为基础,双层银行体系服务的长处和好处。

以上就是我介绍的在支付体系现代化和跨境支付便利化方面可以做的一种选择,谢谢大家。

©上海金融论坛版权所有沪交ICP备05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