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观点 > 苏格兰皇家银行主席Howard Davi

苏格兰皇家银行主席Howard Davies:持续开放市场,中国将无惧困境

发布时间:2018-12-26    浏览次数:291



未来的世界难以预测,尤其是在中美关系面临着巨大转折之时。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一直在努力前进,在这个过程中,金融生态将决定着中国在未来国际金融体系当中的影响力。在12月15日由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上海交通大学中国金融研究院和国际金融家论坛联合举办的上海金融论坛上,苏格兰皇家银行主席、中国证监会国际咨询委员会主席霍华德·戴维斯(Howard Davies)出席论坛并发表了主题为“市场开放与监管挑战,中国的两难困境”的精彩演讲。

一、受全球经济环境影响,中国市场将出现下行风险

目前,全球经济增长非常稳定,但受全球环境的影响,中国市场将会出现一些下行风险。比如现在美国股票的总市值占全球市场股票总市值达到了历史高点,远远高于中国和新兴市场的股票总市值。这说明美国股市在一定程度上被高估了。而中国的股市则表现一般,受到了抑制,较为动荡,并且中国经济的增长也放缓了,但这并非坏事。中国现在的增长正在从速度转向质量,这也是中国政府希望实现的。

与此同时,市场波动性飙升。这里我想强调两点:首先是波动性的定价已经下降;随着波动性的增加溢价并没有增加,这说明波动性的定价出现了错位。其次投资者在承担更大的信用风险时,赚取的收入更少了。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国将继续开放市场,近期出现的几个变化反映了中国在市场开放方面做出的承诺。

二、中国将继续开放市场,提高抗风险能力成关键

首先外资保险公司可以在中国分公司持有大部分股份,外资证券银行也一样。此外,沪港通、沪伦通也正在积极筹划,这将会进一步提升上海的地位。但未来市场将面临很大波动性,提高中国的抗风险能力成为重中之重。例如,中国的专业投资者在所有的股票交易者中的占比相对于其他股票市场来说是非常低的。有些投资者认为价格发现困难和外资参与度不高都加剧了市场的波动性。目前中国政府采取的措施是鼓励外国投资者参与,因为目前中国A股市场中的外资参与者只有5%,这是需要改变的;此外,外国证券公司在中国的规模仍非常小,直到近期才开始增长。

再看银行业务,在中国由外国银行开展的业务不到1%,由此可见包括银行业在内的中国市场的开放程度。所以中国将会持续开放市场,中国政府也宣布了要进一步开放市场,但从政府宣布政策到市场能感受到,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和过程。

产品开发同样如此,尤其是衍生品市场的产品开发。当风险较高时,如果有衍生品就可以做很好的对冲;而如果衍生品市场欠发达,那么投资人就很难做有效的对冲。相较于美国、英国、香港、日本,中国大陆在对冲工具方面还欠发达,所以中国需要加强衍生品市场的发展。当前中国市场的波动性非常高,这在一定程度上与大量散户的存在有关,因为他们并没有有效的对冲手段。

那么中国政府应该采取哪些措施呢?其实国际证券会组织IOSCO已经给中国提出了一些实用建议。首先,要解决信息共享问题,填补数据空白,运用于投资者保护和投资者教育领域;其次,监管要检验金融科技领域中的风险。

三、未来金融市场困难重重,中国应加强监管把握变化

对于金融市场而言,明年将困难重重。

首先全球的贸易紧张局势会依然持续。贸易紧张虽然可以得到管理,但不能确保会解决。其次是英国脱欧、意大利债务问题以及法国赤字。英国脱欧目前处于一种非常不确定的状态,没人知道英国到底将怎样脱欧。而美联储将会继续采取紧缩策略,美国的增长可能会因此放缓,股票和债券市场也会进一步调整。

这些会对中国产生哪些影响呢?对于市场监管者来说,如何有效地制定政策呢?首先我们应该关注长期趋势,而不是短期终端。其次要在监管前沿以外来看待整个金融系统,因为影子银行的治理包含很多不同的行动和活动,而作为监管者一定要盯紧看牢。然后还需要比以往更加关注技术变革,随时把握市场变化。最后,中国的监管部门要与外国公司建立起更稳健的关系,这样既有助于从外国公司身上学到更多经验,也便于更多的外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

四、金融危机十周年,全球金融监管取得长足进步

今年恰逢金融危机十周年,全球在金融监管方面取得了显著的进步,但也面临着很多问题。

第一个进步是重新加强了对金融业的监管,而且相当成功,带来了积极影响。首先银行系统重新注资,大型银行现在的股权资本达到了十年前的四倍。另外银行系统的流动性也得到了提升,今天银行的抗风险能力要比危机之前大大提升。但这并不说明银行业不会再次失灵,一定要等到下次危机到来之时,才能验证银行系统是否能够经受住挑战。

第二个进步领域是衍生品市场。将衍生品的交易带进了交易所,增加了市场透明度。过去金融危机产生的原因在于很多衍生品交易的不透明度,而今天的衍生品市场要比危机之前更稳健。

最后,我还想说说创造信用的方式,银行系统以外信用创造的方式还没有被人彻底搞清楚,控制住。这对中国来说同样是个问题,例如P2P平台的暴雷,当地政府信贷平台出现的问题等等。此外,监管是否将其有效地控制住也是一个问题。在非银行的信用创造领域,或许已经埋下了下一次衰退的种子。

如今的时代困难重重,包括贸易冲突、资本市场调整、信用波动以及定价不当在内的不确定性很高。我认为中国需要加强趋势警惕,但不要关闭市场,而应该进一步开放市场,因为这符合中国的利益。如果中国能够以提高市场抗风险能力为出发点来开放市场,提高中国市场投资者管理风险、对冲风险的能力,引入更多的专业投资者和海外投资者,降低中国市场上没必要的波动率必将对中国更加有利。

©上海金融论坛版权所有沪交ICP备05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