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观点 > 沃顿商学院院长Geoffrey Garr

沃顿商学院院长Geoffrey Garrett:未来六个月,中美关系将会更加改善!

发布时间:2018-12-24    浏览次数:228



中美的贸易纷争,对中国的经济与政策产生了诸多影响,也促使了全球供应链重新布局。那么,未来中美关系将会走向何方?在12月15日由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上海交通大学中国金融研究院和国际金融家论坛联合举办的2018上海金融论坛上,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院长吉尔菲·盖瑞特(Geoffrey Garrett)发表主旨演讲,畅谈中美关系未来发展。

我来自澳大利亚,学的是政治学。1978年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我在那年开始上大学,而这一年对中国也很重要,因为那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元年。在过去四十年里,发生的最重要的事情有三件,第一是气候变化,这在未来还将继续发展;第二是数字经济、电脑、移动技术等;第三就是中国的崛起。中国在四十年里维持了近10%的增长率,中国的崛起不仅是中国历史上,更是人类历史上最重大的事件。当然,在中国崛起的同时,美国依然一直维持着老大的地位。

一、美国选择聚焦双边贸易的时机非常不好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主要依靠制造业的低成本制造组装来发展,但这是对中国经济发展过时的看法。今天我们生活的中国和过去的中国完全不同,现在,越来越多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中国的创新经济和中国制造2025战略上,而中国走向世界的方式,我想用“一带一路”战略来代替。“一带一路”是中国走向世界重要的组成部分,我们要用全新的视角看待中国如何融入世界。

自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中美之间的出口快速增长,但由于美国出口的基数较低,导致美国贸易赤字。因此美国一直认为是中国做错,才使得中国始终是顺差国,而美国总是逆差国。但是,我想任何懂经济学的人都不会赞成美国的这种想法。美国贸易赤字大,是因为中国人善于攒钱,这就意味着贸易政策的任何改变都不会直接影响到当前美国的贸易赤字。从长期来看,刺激中国的国内消费,鼓励美国人存款,提高美国储备率才能解决美国的贸易赤字问题。

实际上,此时此刻,美国选择聚焦双边贸易的时机非常不好,因为如今产品的供应链和配送网络都已经非常全球化。当然,中美之间的贸易赤字主要是过去十五年积累的,这件事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并没有那么重要,但在政治方面就显得尤为重要。这也就是为什么特朗普总统为何最近在对华政策上显得如此强硬的原因。

二、移动支付是中国创新的典型

十年前,美国通用汽车遇到经营困境。在得到奥巴马政府拯救后恢复了盈利,因此美国人欢呼鼓掌,相互祝贺美国制造再次归来。但实际上,通用汽车之所以重新恢复盈利是因为它向中国销售汽车。通用汽车与上汽合作后,它每年在中国销售的汽车辆比美国多一百万辆,成为其主要的盈利引擎,这就体现了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但是我们在美国政治领域不谈论这些事,因为这些车是在中国制造的通用汽车。

如今,中国在创新方面的典型例子就是移动支付。在移动支付方面,中国领先于世界。在美国,移动支付的市场非常小,只有中国的1/50。有形的货币已经在几千年里大行其道,人们早已习惯了这种有形货币,可是未来无形的支付将由世界领先中国,这就是中国的创新。

中国的另一个创新在于汽车行业。汽车是20世纪划时代的产物,方便了人们出行交通的同时,也造成了负面的环境污染。所以,未来十到十五年,或许我们将不再使用内燃发动机,而使用电动车。不过,去内燃机的进程也是由中国领先,因为世界上所有的汽车集团,大部分的电动车研发都在中国开展,因为他们认为未来的中国拥有更多发展可能。

三、中国加大技术投入是合情合理的

“一带一路”战略对中国的发展非常重要,目前世界上已有120个国家拥有“一带一路”项目。从美国立场看,中国的发展是不公平的,因为中国政府过多地参与经济活动。再者,美国认为中国对于先进技术的投资可能对美国的未来构成国家安全威胁,因为这些先进技术都是军民通用的。

在中国看来,今天面临的最主要挑战在于不要掉入中等收入陷阱,成为一个小康国家。因此,在人工智能、量子计算、机器人、5G通讯等方面加大技术投入,往价值链方向发展,这对中国来说是合情合理的。

不过,我非常高兴在过去的48小时,看到了美中2019年3月有可能达成一致的贸易政策轮廓。第一是减少关税,中国将减少对美进口的大豆等物品的关税,这是中美贸易战争中最容易解决的领域。第二是有关市场准入,这个较难解决。中国对外资的限制制定于十五年前,已经明显过时,需要重新思考修改。我相信中国政府同意这个观点,因为中国政府在合资企业要求方面已经有所放宽,在金融服务行业也已放开。第三是关于先进技术的,这个更难解决。未来,专有技术对经济发展将起到更大作用,但同时也会给国家安全带来更大挑战。我认为,中国在高科技方面更加开放是符合中国利益的。

当然,美国也需要做出改变。出于国家安全的理由,美国的确可以阻止国外的投资,但现在美国人更担心,有过多的中国投资在美受阻,因为中国的投资在21世纪将是全球经济的重要参与者。

四、“一带一路”强调的是共赢

过去,中国以外的人并不关注“一带一路”战略,但是现在他们都开始关注了,并认为中国在利用债务外交,在新兴市场中获得战略资产的控制权。即中国在一些国家通过借贷进行基础设施投资,一旦这些国家无法还债,中国就控制了这些资产。

但中国的“一带一路”强调的是共赢。一方面,中国在基础设施方面拥有悠久的专业知识,而很多新兴市场面临的最大挑战恰好是基础设施。因此中国将基础设施出口到欧洲、东南亚等地可以释放巨大潜力,这是一件好事。但是,我建议中国能够让更多的当地人进入“一带一路”项目中,增强当地居民的参与感。

虽然我不是经济学家,但是我认为全世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过去二三十年间各国建立的经济纽带。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就是中国正在全面融入全球经济之中。我们有着一体化的全球体系,而中国和美国是全球经济的核心,因此我依然对未来的中美关系保持乐观。

当然,未来的路是不平坦的,但中美关系在未来六个月肯定会比过去六个月改善得多。


©上海金融论坛版权所有沪交ICP备05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