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观点 > 诺奖得主Bengt Holmstrom

诺奖得主Bengt Holmstrom :未来银行新商业模式 中国快要找到答案了!

发布时间:2018-12-24    浏览次数:234



在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上海交通大学中国金融研究院和国际金融家论坛联合举办的2018上海金融论坛上,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教授、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本特·霍姆斯特罗姆(Bengt Holmstrom)出席论坛并围绕”金融契约与金融科技“发表了主题演讲。

金融科技是否会对银行业带来威胁呢?霍姆斯特罗姆认为,这个说法已经有点老了,不是说金融科技威胁到银行业,而是金融科技和银行业是否能够合作。

他分析,银行仍然有着自己的许可证和大量的资本。所以,未来金融科技和银行业会建立这种互补的关系,而不是一方威胁到另一方。监管机构在促进金融市场的稳定性,在这方面银行也需要调整自己的行为,和金融科技公司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在他看来,如何找到未来银行新的商业模式,中国离答案已经越来越近,就快找到了。

本特·霍姆斯特罗姆表示,货币市场和股票市场完全不同,存在很多差异。货币市场和债务市场所扮演的角色不像股票市场那么大,但是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各方对于货币市场的兴趣一下子提升了,因为货币市场和债务市场往往是金融危机的起源。货币市场中,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基于对别人的信任或其他方面开展交易,叫做不容置疑的货币市场;货币市场又是充满流动性的,正是这些导致了后面的金融危机。

一、当铺背后的商业逻辑

首先解释一下融资困难,以当铺模式为例。最早的典当行、当铺就是为了解决人们的融资困难而诞生的,那么人们为什么会选择典当行、当铺呢?它存在的逻辑是什么?

如果我遇到了困境需要钱,可以通过出售资产获得流动资金,但是处置资产获取流动资金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被别人杀价。而典当行不需要讨价还价,这是它的优点。比如我将爷爷的老手表当了一百美金,可我觉得它实际上值五百美金,然而我并不是把手表卖给了对方,我可以一个月以后加一定的利息把手表再买回来。

典当的做法是很有创新性的,这种交易方式强调的是,我们不需要明确所典当的物品的真正价值。这跟现在的回购市场是一样的,回购市场是货币市场中最大的一块,它最早起源于我们讲的当铺,在销售的同时马上出现回购协定,是一种有抵押的借款。有人有钱没有想法,有人有商业想法没有钱。让有想法、有商业计划的人获得资金最经济有效的解决方案,就是使用抵押品。资金的拥有者把资金投给你,你给他抵押品,这就是抵押品市场比股票市场还要大的原因。

那么,有想法但没有抵押品,要如何获得资金呢?这就需要中介,中介要发挥两个作用:一是获取信息,要知道商业计划的拥有者拿到资金之后要做什么,搞清楚他的投资计划;另外,作为中介的银行或VC,可能需要对方提供一些抵押品。但是中介更主要的功能还是获取信息。

二、货币市场与股票市场完全不同

我们回到信息经济学的观点,来看看为什么会有举债?因为信息存在不敏感性,如果你有了抵押品,你对他的商业计划其实并不关注。比如债务的表面价值是一百美金,对方还债还了一百美金,你就不需要去发现抵押品的额外价值,这是正常的还债情况。如果不正常,对方没有能力还债,这时候就要受到信息敏感性的影响了。你借出去100美金能不能无损地收回来?这时候就要关注抵押品的价值了。

当大家的看法都一致的时候,市场的表现就是一个回归。可是突然有人违约了,市场上的人就都想去发现信息。也就是说,当状态良好的时候大家都没有问题,但是当状态不好的时候,出现了一些违约现象时,人们开始意识到有一些人无法还债,就出现了市场的震动。

货币市场和股票市场是两个不同的市场,货币市场从流动性来说跟股票市场几乎是完全相反的。货币市场解决的是急需用钱的问题:比如回购,基本上每天晚上都在做展期,而且对信息不敏感,不需要价格发现,没有人知道抵押品的价值到底是什么。这个市场的运转是基于共识,是以信任为基础的,所以使得我们不需要去发现信息。

相对而言,股票市场是信息敏感的。在交易所交易的每一个资产,它的价格都是动态的,有好多的股票分析师,人人都希望自己的行动比别人快,而且股票市场是价格发现市场,你需要追踪报纸上的新闻,然后去判断价格的走势。这样看来,当危机发生时,政府不能只关注信息透明,然后什么都不做——欧洲就为此付出了代价。除了信息透明之外,我们还希望采取行动,让市场恢复到那种不需要质疑的状态。实际上,发生金融危机的时候,国家是有资源来拯救的,这时候应该由政府出来救市。

三、中国就快找到银行新的商业模式了


简单讲一讲新技术、数字化所带来的影响。现在有一个新的选择,就是我们所看到的大数据平台,也就是金融科技平台。这个平台成本很低,它仍然需要信息,但不是通过银行收集信息,而是通过算法收集信息。它从平台上(比如支付宝、腾讯平台等)收集信息、处理信息、分析信息、评估信息,同时得出你的信用分数以及你的信用评级。有意思的是,过去是信贷人主动向银行证明自己的想法,拿出抵押品,从而从银行拿到信贷和贷款,现在是出款人向客户发出邀请,表明自己将给客户提供多少额度的贷款,是否接受则由客户自己决定。这是算法带来的逆转,其中的人为因素越来越少。这就是中国金融科技目前发展的局面,在这方面我们要远远领先于西方。

在这样一个新环境下,我们是用信息替代了抵押品,但是这种替代的方式和过去不同,整个信息获取的成本比过去的抵押品要低得多。在这样一个平台上,可以对个人的信息、公司的信息进行自动分析,并且给出信用的评级和信贷的额度。可以说这样一种全新的金融科技,对普惠金融带来了极大促进作用。在中国,阿里巴巴就在大力推进普惠金融。

最后,金融科技是否会对银行业带来威胁?其实这个说法已经有点老了,不是说金融科技威胁到银行业,而是说金融科技和银行业是否能够合作。因为银行仍然有着自己的许可证,仍然有着大量的资本。应该说未来的金融科技和银行业会建立一种互补的关系,而不是一方威胁到另一方;但是银行也需要调整自己的行为,和金融科技公司建立合作伙伴关系。

瑞银的行长曾经跟我交流过,他说他所担心的不是什么未来的科技,而是是否能够找到未来银行的一种新的商业模式,这是他最担心的。我觉得中国在这方面离答案是越来越近了,就快要找到银行新的商业模式了。

金融科技是否会给整个金融体系带来风险,降低金融体系的稳健呢?霍姆斯特罗姆表示,资产抵押私人发行的货币,可能会存在很多问题。比如UBS发布的多功能结算货币,这种大型的结算货币使用区块链技术,在区块链上的各方是信任方,是否会带来问题?这是未来让我们非常感兴趣的一个问题。



©上海金融论坛版权所有沪交ICP备05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