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新闻 > SFF圆桌对话 | 开放与发展的新时代,

SFF圆桌对话 | 开放与发展的新时代,中国金融家应该具备怎样的担当?

发布时间:2018-12-21    浏览次数:701



中国金融市场的全新开放姿态将深刻地改变世界金融格局,面对融合与变革,金融家们将如何面对机会与挑战?应该具有怎样的时代担当?

在由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上海交通大学中国金融研究院与国际金融家论坛联合举办的2018上海金融论坛上,大连商品交易所党委书记、理事长李正强,赛领资本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刘啸东,汇付天下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周晔,德同资本董事长邵俊,江西银行董事长陈晓明,结合“开放与发展:金融家的时代担当”这一主题,围绕2019年经济发展趋势、金融科技带来的金融监管挑战等焦点话题,从政策、实务等多角度总结中国金融改革开放经验,为新时代中国金融再出发提供建设性意见。

Q:如何看待2019年的经济?在经济环境变化当中,如何做好自己的本业?所谓的“好”又该如何定义?

大连商品交易所党委书记、理事长李正强:

面对未来的诸多不确定性,中国市场和中国企业家有义务向全球提供以人民币计价的、公开透明的大宗商品价格。市场需要有计量和管理未来不确定性的方式,而大宗商品期货和期权市场为市场参与者提供了管理不确定性的有效工具。经过近三十年发展,中国期货市场积累了丰富经验,全球期货市场成交量半数以上来自中国市场。多年来,中国期货市场有效推进风险防范工作,在亚洲金融危机后保持平稳发展。当前,参与中国期货市场的交易者众多,市场流动性充足。

展望未来,中国期货市场要加快改革开放、特别是加快对外开放的步伐。实体经济已深度融入世界经济,中国已成为世界商品贸易的第一大国,但是金融市场的开放相对滞后。在此背景下,要让更多的海外交易者参与中国大宗商品市场,进一步形成以人民币计价的、公开透明并具有广泛代表性的期货价格,最终实现全球市场的共建、共享和共赢。

汇付天下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周晔:预测2019年非常困难,但首先我们必须乐观。尤其处在我们这个行业,金融科技、数字化是一个大浪潮,并仍然处于高速发展的阶段,我们有理由感到乐观。第二是必须谨慎。我们一直在寻找预期的边界,确确实实地做着很多具体的事情,这些要求我们谨慎。第三是期待进一步的改革开放。不仅仅是期待向国外同行开放,同时也是期待银行、证券等金融现有版图与金融科技之间的定位与边界的开放。

德同资本董事长邵俊:虽然这个冬天非常寒冷,但身处上海,身处股权投资行业,我依然对2019年充满期待,尤其是非常期待2019年以上交所为核心的科创板和注册制的试点。过去,像BAT这样的企业,在他们高速增长阶段的红利与国外的LP和股民分享,变成庞然大物后再谈回归,让中国的投资人接盘,这样是不合理的。“中国创造了这些奇迹,就应该将最高速的、最大利润的阶段分享给本国的投资者。科创板、注册制的推出,就是让国内投资人第一次拥有了分享企业高速增长的红利机会。正因为这么高的期待,金融家们一定要为科创板建言献策,为整个改革成功保驾护航,出谋划策。”

江西银行董事长陈晓明:“第一,主动求变,适应环境。首先从思想观念上认清大势,顺势而为、不惧困难、勇于创新,以开放、发展的积极心态来应对好、处理好各种挑战。第二,强筋健骨,筑牢防线。积极健全风控体系,建设大数据风控平台,加强重点领域风险监测,强化专项审计等。第三,抱团发展,实现共赢。地方金融机构业务相对单一、资源较为有限、抗风险能力较弱,靠单打独斗挺过一次次危机风险系数很大,抱团发展不失为一个理性选择。”

Q:明年我们在本土的金融机构应该如何面对即将打开大门的市场?赛领资本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刘啸东:大概十年以前,中国就已经有限度地开放金融市场,吸引了外资的合资企业在国内注册公司做运营。但结果是特朗普总认为中国人占便宜,美国人吃亏。“因此我认为金融市场一定要创造共赢,这是最重要的。下一步,如果我们再开放金融市场,必须要真正做到公平,这是金融开放非常重要的一点。”

Q:您对于明年开放金融市场怎么看?

赛领资本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刘啸东:金融行业,不论是银行、证券还是保险都是高监管的行业,在这样一个强监管的情况下,外资肯定不适应。“开科创板,实际上对我们的金融机构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因为开科创板,意味着注册制的到来,也就意味着我们原先的做法已经不能奏效,需要向外资学习更多更新的东西。过去投行就能判断能不能上市,现在,投行是要真正看这个企业有没有价值,怎样做这个企业的估值。光这一件事情,投行就要学好久。”

 Q:中国金融科技的发展原本在全球领先,这两年是否开始后退?

汇付天下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周晔:中国金融科技在过去几年仍然在高速发展,只是我们从监管到从业者、普通大众,几乎所有人都不太适应这种发展所带来的格局分布。“可能过去,我们稳定的事情谈多了,而为未来发展打基础的事谈少了,以至于我们的实践远远走在了制度安排的前面。不过,制度安排尚未落实,更让我对2019年充满期待。”


Q:在新的一年里,会在扶持民营经济方面开展哪些努力?

江西银行董事长陈晓明:要贯彻政府导向和监管导向,在政府导向和监管导向下创新。“我们已经在支持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方面做了一些好的尝试。第一是健全机构,比如小微企业信贷中心、小微企业票据中心等机构。第二是完善政策,像我们的无还本续贷政策为中小企业、民营企业节约了很多资金,得到了政府和监管部门的认可。第三是加强风险管控,通过大数据来监测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的信用风险。”

Q:请问李正强理事长,目前已经对外开放的铁矿石期货在全球的影响力如何?接下来还有什么发展计划吗?

大连商品交易所党委书记、理事长李正强:

2010、2011年时,中国进口铁矿石6亿多吨,进口价最高接近180美元/吨。去年中国进口铁矿石10.75亿吨,均价不到80美元/吨。除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影响外,公开透明的、以人民币计价的期货工具对国际贸易价格的形成发挥了重要作用,初步改变了中国买什么、什么贵的贸易局面。我认为,通过对外开放,中国期货市场能够形成具有广泛代表性的大宗商品价格。

下一步,我们将优化铁矿石期货制度,进一步便利境外交易者参与,让人民币计价的铁矿石期货价格更具全球代表性和影响力,以此提高人民币在国际贸易支付中的比例。我们希望,通过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为国际大宗商品提供重要定价参考,维护现有国际贸易秩序,并推动人民币走向国际化。


©上海金融论坛版权所有沪交ICP备05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