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新闻 > SFF-股权投资与上市公司 | 科创板、

SFF-股权投资与上市公司 | 科创板、注册制、投资风口、产融结合...大佬们怎么看?

发布时间:2018-12-20    浏览次数:97



在新的经济形势和政策引领下,股权投资市场正面临哪些新的挑战与机遇?如何聚焦产业升级浪潮捕捉投资机会?产业与资本如何有效结合助推实体经济发展、引领行业变革?在12月15日由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上海交通大学中国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家论坛联合举办的“股权投资与上市公司”平行峰会上,来自投资及实业领域数位大咖就此展开热烈探讨。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罗譞代表主办方致欢迎辞。他说,上市公司是资本市场的基石,股权投资代表了对经济发展新动力的思考。此次设立国际金融家论坛,初衷之一是为金融家们搭建一个互相交流、互相信任的合作平台,一个属于大家的“家”,来共同面对问题,解决问题。为确保论坛充分发挥作用,我们以专业俱乐部的形式来开展交流合作,包括股权投资、上市公司、并购重组、金融科技等专业俱乐部,俱乐部作为国际金融家论坛的基础和支撑,自主运营,深耕细分领域,紧贴市场需求来开展研讨,提供方案,孵化业务和培养人才。同时高金也将以自身国际一流的教学、研究和合作资源为基础,作为俱乐部的坚强依托。

 “今天是我们股权投资俱乐部和上市公司俱乐部成立的第一天,这次峰会也是两家专业俱乐部举办的第一场交流活动。我看到高朋满座,贤达云集,衷心祝福你们的后续发展。中国金融行业的现代化和国际化,需要跨区域、跨机构,甚至跨行业的共同努力,任重道远,砥砺前行,期待和各位携手同行,祝大家在论坛中都有收获。”

峰会以三场圆桌对话的形式展开。

即将到来的科创板以及试点注册制,为资本市场实现真正改革突破带来了希望。同时,近期A股鼓励并购重组系列新政也为市场带来暖风。面对创投体制新变革,股权投资机构如何寻找与把控投资退出新机遇?在第一场由赛领资本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刘啸东主持的主题为“科创板、注册制及并购新政对股权投资的影响”的对话中,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复星集团全球合伙人、德邦证券CEO武晓春 ,中信建投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徐炯炜三位嘉宾们展开热烈探讨。

曾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担任副总经理多年的刘啸东,用“横空出世”来形容科创板,直言科创板对于现在的中国证券市场来说,就像“一股清流”。“科创板的出现,有它的重要性和即时性在,”刘啸东表示,“美国现在最贵的股票是亚马逊、苹果等科技股,但我们却还停留在喝茅台酒的时代,而科创板则可以彻底地改变我们目前证券市场的很多问题。”他还大胆预测,12月31日以前,科创板征求意见稿就有可能“出炉”。按照以往惯例,一般征集期在一个月到35天,以此推算,大约在明年3月就能正式推出。

对于近期市场热切关注的科创板与注册制,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表示,应该是好的企业才能够上科创板,而不是符合标准的企业就能够上科创板,因为符合标准的不一定是好的企业。谈及市场机制时邝子平表示,在中国目前环境下,一点门槛都没有不切实际,但是千万不能把它反过来。定了门槛以后,大家就会把门槛作为一个必须能进的标准,这样的话就变成了新三板。如果科创板若干年后变成一个新的新三板,那绝对是一个悲哀的事情。虽然是很公平,大家都能上,但是这不是大家希望看到的结果。在这个过程当中,如何真正用到市场的力量?市场力量里面很大一部分就是券商如何把关。再一个是如果一个不好的企业上了科创板,如何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退市也很重要。说到底科创板就是要把好的企业弄上去,不能单单把符合标准的企业弄上去。

复星集团全球合伙人、德邦证券CEO武晓春认为,一个新的板块上市肯定是头部投行具有相对优势的,但是长期来看,伴随着科创板的推出,针对行业专业化、差异化的精品投行很有可能会随之产生。在武晓春看来,科创板的推出,无论是对于上海的券商,或是对于全国的券商来说,都将可能会产生具备核心竞争能力、有差异化、有行业深度背景的券商被培育出来。他认为,这样的券商必将会和符合科创板上市标准的相应企业合作更加紧密。


中信建投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徐炯炜则表示,选择科创板或不选择科创板都是好事,从投资者的适当性管理角度来说,他建议在制度设计的过程中,要奠定更好的制度包容性的基础。他认为,市场主体有选择的权利,科创板也有选择哪类公司、欢迎哪类公司、拥抱哪些公司的权利。建议可对投资者作一些适当性的管理,让更多风险承受能力较强的投资者进入市场。“从我们公司自己的经验来看,金融资产在50万以上的用户,约占整个交易量的百分之七十到八十,以这个标准来看,头部效应非常明显,对市场流动性影响也不大。”

随着共享经济热潮退去,人工智能、精准医学、基因治疗、高端制造等成为投资者们关注的新焦点。展望未来,哪些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值得关注?股权投资机构如何抓住新风口、助力创新企业成长?第二场由Star VC董事长任泉主持的主题为“股权投资下一个风口在哪”的圆桌对话中,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宓群 ,成为投资董事总经理沙烨,道生资本创始合伙人吴彬,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等四位嘉宾们围绕上述问题展开讨论。

作为投资领域的新生代代表,任泉坦承自己做投资才四年时间,与不少人一样对风口的概念,风口到底是什么,风口里有什么机会,是暖风还是妖风都存有不少疑问。“到底这个风口有没有价值,投资人能不能有机会,能不能站稳,投资人应该用一种什么心态应对。在座很多都是创业者或者创始人,投资了许多优秀的企业,可以结合自己的投资经历一起来探讨交流。”

关于投资风口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宓群先讲了三个故事,第一个是大众点评,我们是11年前投的大众点评,那时候一分钱收入也没有,估值两千万美金,完全没有看到风口。现在跟美团并起来上市,已是400亿美金的估值。如果大家都要做创业,要追风口的话,可能会觉得那不合适,但是它产生更多价值。我认为投资并不是都要追风口来做的。第二是拼多多,投的时候公司刚成立。应该说投的非常贵,不过我跟创始人认识14年,我知道他非常强,创业11年,这是他第三个公司。B轮过去半年已是4亿美金的估值,这个时候很贵了。成立三年到现在,已经在美国上市,成为200亿美金市值的上市公司。所以有的时候不是说贵了就不投了,而是看这个最终能产生多大的价值。第三个是旭创科技,当时没有其他风投,就我们投了,去年这个公司上市,现在市值两百亿。所以对于创业者,我的建议是不要追着风口创业,等你看到大家都在谈的风口再来做,已经太晚了。

对于股权投资的下一个风口,成为投资董事总经理沙烨表示,本质上说,风口是对趋势的判断,中国几十年来最大的风口就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所以大的风口将一直存在。沙烨指出,如果从大的风口往下看的话,有几个结构性风口可以注意:模式的创新继续存在,消费者市场的很多机会也将继续存在。在2C的创新里面有巨大的变革,“中国的消费者忠诚度相对较低,看到什么东西好,马上就会转换”,沙烨称,“我们是一个非常务实的民族,但同时也是低忠诚度的民族。这会促进不断的、结构性的创新。”

道生资本创始合伙人吴彬表示,投资领域应该是一个风带而不是简单的风口,AI在未来五十年、一百年里,会越来越牛。吴彬提到,企业级或产业互联网给To B的赋能,现在空间还很大。“之前资本不太待见To B,主要是因为To B相对发展偏慢。但现在中国有这么强的资本,而且中国投资人往往当爹又当妈,比较热心,这也会加快发展的速度。”吴彬称。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表示,技术类公司的估值泡沫比创新类公司的估值泡沫还要大。他说,很多技术类创新企业,不要说没盈利,连收入都没有。“我们回顾历史,优秀的公司几乎都是以很低的估值上市,微软上市5亿美金,亚马逊4亿美金,涨了好多倍,腾讯涨了五六百倍,这是纳斯达克成功的最主要原因。”

当前新经济趋势下,上市公司亟待进行资源配置和产业升级整合,不断创新模式、获取先进技术、持续优化管理能力。推动技术创新、孕育和培育先进生产力的优势股权投资机构,如何携手上市公司,通过创新模式助力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在由德同资本董事长邵俊主持的“投资机构如何助力上市公司转型升级”的圆桌对话中,苏交科集团董事长符冠华,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傅利泉,江苏维尔利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月中等三位企业家围绕上述问题展开探讨。

邵俊:“作为成功人士,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也有他们的烦恼。如果中国经济还是面临很大的挑战,或者处在转型的阵痛期,船小的企业可以掉头,船大了,尤其是上市公司会受到各种各样的监管,如何在寒冬里面壮大自己,肯定要做很多事情。现在叫做存量经济时代,跟过去增量经济打法不一样。三位董事长借助过去三十年增量经济的红利,跑马圈地。但是到了存量经济的时代,怎样让自己更安全,出效率?安全可能是通过上下游的整合,出效率要通过并购,挤压掉过剩的或者是低效的东西。这里面的一切都跟资本市场有关,有的是并购,有的是跟上市公司本身的运作有关。请三位董事长围绕着自己的上市公司,跟大家分享一下在所谓转型升级的大前提下,各自的企业是如何进行资本运作,结合自己的产业,使得企业能够在寒冬实现弯道超车,或者说在寒冷中变得更强大?”

苏交科集团董事长符冠华表示,上市前、上市后他们都认识到要通过兼并收购,通过资本市场来发展自己的业务。现在苏交科成为这个行业当中市值最大的,细分领域中民营企业最大的。他呼吁在座的银行家、投资家多多关注上市公司,这里面同样存有机会。另外,他表示通过在美国和欧洲的并购,越来越意识到资本的加入不仅仅是带来钱,同时在管理升级、战略升级,尤其是法人治理结构方面,都会有所提升。

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傅利泉从自身企业的发展阐述了他对资本运作的感悟,他不无遗憾地表示,“我们是做企业的,一只脚踩在资本市场,但一只脚没有充分用好资本市场。”2008年企业上市,看似是借助资本市场,当时对公司的发展也确实起到了至关重要作用,但在另一方面从过去二十多年发展甚至公司上市十年的发展来看,资本的作用没有全部体现出来,还是靠内敛式发展为主体,虽然这也是一条途径。谈到海外并购,傅利泉指出他们也在做,但是他认为这中间还是要注意文化差异的风险。如果对方规模小还可以消化,如果是几千人并进来,老外的管理、文化、价值观差异很大,这样的失败案例有很多。

江苏维尔利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月中认为,自己企业上市以后借力资本市场做了一些外延式扩张,发现资本市场或者说资本对于一个科技型企业的发展,还是起了非常大的作用。“我们净资产中近一半的现金是通过资本市场获取的。我们这种专业类技术公司,一方面靠自己的定位,技术创新,另一方面还是要借力资本市场的力量,因为完全靠自己的自主创新,时间成本非常高。企业的发展,真正还是要靠技术和资本这双翼,离开谁都不能成就现在的企业。”

本次峰会由国际金融家论坛股权投资俱乐部,国际金融家论坛上市公司俱乐部承办,德同资本协办及支持,并得到磐厚资本,飞鹤乳业,安吉尔,东渡国际的大力支持。


©上海金融论坛版权所有沪交ICP备05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