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新闻 > SFF-财富管理与资产管理 | 未来是价

SFF-财富管理与资产管理 | 未来是价值成长股的春天

发布时间:2018-12-20    浏览次数:282



在全新开放的金融图景下,财富与资产管理的监管体系、市场工具、业务战略和投研体系等变革和导向,孰进孰退?2019年及至未来五年,权益、固收和大宗商品等大类资产,峥嵘何如?

在12月15日由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上海交通大学中国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家论坛联合举办的“财富管理与资产管理”平行峰会上,监管政策制定者、宏观经济洞见者与财富和资管行业践行者济济一堂,展开热烈探讨。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严弘代表主办方致欢迎辞。他说刚刚成立的国际金融家论坛,本身就是由一系列的俱乐部来进行支撑的,里面包括财富与资产管理俱乐部,以及原来在高金的校友会平台下的固收俱乐部、家族财富俱乐部、兼并收购俱乐部等等,将来这些俱乐部都是一个开放式的平台,希望能够聚齐整个金融行业相关领域的精英人士,进一步地探讨、研究和切磋业务开发的一些心得和机会。欢迎大家多来参与。

财富与资产管理行业目前面临非常重要的转折,一方面是整个经济环境的变化。不光是国际的政治经济环境和国内的经济走向的变化,同时也是行业内面临的新的转折点,特别是今年早些时候推出了资管新规的改革,实际上对于未来整个资管行业,乃至财富管理行业多年的发展模式,都会带来一个新的挑战和新的机会。

   

在这个重要节点,他希望通过这次峰能给大家带来一些真知灼见,帮助大家对未来整个行业的发展逻辑和发展趋势有更深入的理解。

平安资产管理常务副总经理兼首席投资官张一清在演讲时表示,中国市场具有极佳的alpha(投资组合的超额收益)机会,未来大数据和AI技术的运用将是投资行业必备技能,人脑与智能量化结合是最大的alpha来源。张一清指出,投资者增加对另类数据的使用,使得市场的反应加快,有效性快速提升。机器学习将来是一个标准化工具,更多地被量化策略采用。在一个“大数据生态系统”下,会有专业的大数据收集处理公司进行数据的销售。张一清介绍,金融科技对投资的具体影响,短期交易层面,例如高频交易,人类已经扮演很少的角色;中期交易层面,机器也在逐步“侵蚀”基本面分析师、股票多空头经理和宏观投资者。但长期交易层面,机器尚无法与基本面分析师相对抗,例如体制改革分析等。

交银国际首席策略师、董事总经理洪灏表示,今年是不平凡的一年,很多历史性的事件发生了。很多2015年股灾时没有被清场的投资者,今年居然被清场了。洪灏认为,今年市场下行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三个因素:全球摩擦因素、经济增速放缓因素,以及周期因素。他提到,从周期的角度来看,每一个经济的短周期在3-4年,而每两个3.5年的短周期会形成一个7年的中周期。从历史上看,当3.5年的短周期下行,但是7年中周期仍然上升的时候,比如1998年和2012年的时候,整个市场会出现巨大的“波动”。而当第二个3.5年的短周期下行的时候,可能会有经济的衰退,例如2001年和2008年,当时美国的市场跌了50%。因此无论经济是否进入衰退,只要短周期下行,那么市场产生的扰动将是巨大的。

洪灏同时表示,周期的美在于它是周而复始的,它并没有一个确定的开始,也没有一个确定的结束。在一个周期下行阶段,自然就产生了下一个周期上升的因素。比如说周期下行的时候,我们投资的回报都下降了,那么这个时候所有的资本都会开始撤离。而当资本撤离的时候,市场的价格就会开始下降,估值也会开始下降。所以,到了这个阶段,正是作为价值投资者应该高兴的阶段,因为这才是价值投资者捡便宜的时候。

对于大资管时代下金融行业对外开放中的机遇与挑战,星石投资首席执行官杨玲演讲时表示,资管新规出来之后,大家讨论的负面影响更多一点,但是她本人有一些不一样的理解。 杨玲表示,虽然资管新规对整个行业短期来讲肯定会有一些冲击,但是资管新规最重要的基础性意义是在于拉平了不同资管产品的监管标准。杨玲举例说,从资管的产品管理角度来看,难度最大的是基金,因为它有“开放日”的概念。“开放日”意味着必须要做净值管理。但是其余的资管产品,不管是银行理财、信托计划、保险资管,甚至券商自营资管,它们在流动性方面的管理相对宽松一点。这次央行出台的资管新规事实上就是对这种情况做了统一的约束,使得不同类型的产品可能面对的期限和净值管理要一致。她最后总结说:第一,未来资管行业会发生比较大的变化,三五年之内可能会出现真正有很强的自己投资核心优势的企业。第二,对于A股投资,她认为跌了又跌的股票市场,可能从2019年往后看三五年内会给大家带来越来越多的惊喜。

在由中金公司家族财富管理业务负责人、董事总经理李强主持的圆桌讨论环节,兴业证券经济与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全球首席策略分析师、兴证国际副行政总裁张忆东,兴业银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戴叙贤,纯达基金总经理薄地阔等嘉宾围绕”新资管时代下财富管理行业如何再出发“这一主题展开探讨。

张忆东对于资本开放的形势非常乐观:“2018年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是将会载入史册的,中国从全球资产配置的边缘市场进入到舞台中央。”2018年外资配置中国资产的大趋势才刚刚开始。他认为欧美投资机构对中国资产“严重低配”,外资配置中国的债市和股市比例,远远低于中国的债市和股市在全球中间应该有的地位。“中国的债市占全球债市的将近15%,但外资配置的中国债券还停留在个位数,A股刚被纳入MSCI,外资配置A股的比率也很低。”他认为中国资本市场目前还在外资配置的核心市场之外,与中国经济体量、存量财富、发展潜力不符。

之前,市场内有一些私募经理提到,外资都是大资金进出,不会频繁买卖个股,操作手法更偏向于持有ETF(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并预测未来外资炒A股的“主战场”将在ETF中。张亿东并不完全同意,他提到外资的一个最大特点——“长钱和富钱”,这种资金关注的不是一两个月的短期收益,而是三五年的收益,相比赚取超额利润,更注重风险防范。“ETF坦率来说是一个最初配置的方式,是最容易做到的方式。”ETF是一种典型的被动式投资,赚了指数就赚钱,投资者不用研究股票也不用担心“踩雷”,但赚取的也是平均利润,属于低风险低收益的保守型投资。“在外资刚刚进入中国时,配置比率低,也不知道哪些板块好,可能先配一些沪深300和上证50这种ETF。”

但张忆东认为:“这只是开始,然后就像选美一样,各大外资机构会根据他们投资的偏好和特色,选择合适的股票,也会选择委托给本地优秀的投资顾问来做。”他表示,外资还会通过家族办公室(Family office)、主权基金、养老金这些长线资金进入中国,而一般这些资金会委托中国内地或者香港的投资机构具体操作。“整个外资进入中国资本市场的过程大概需要三到五年,现在还只是开始,未来几年中国将成为全球资产配置的宠儿。”

对于新资管时代下财富管理行业如何再出发,戴叙贤认为中国的高净值客户的财富越来越聚集在少数家庭,个人财富越来越呈现出二八定律。“某一大型银行私行部总经理说,他们银行今年新增高净值客户中资产两千万以上的客户增速比一千万以下的客户增速高很多。从兴业银行私人银行今年客户发展情况来看,新增亿万资产和三千万以上资产的客户增速也较以往年度增长幅度大。所以,中国的财富确实是慢慢在呈现出更典型的二八定律,也就是少数人拥有更多的财富。”

薄地阔介绍了自己公司的资产配置情况。“我们的基本配置中有70%左右在可转债上面,客户的情况千差万别,我们不像综合性的私人银行可以根据客户的情况进行配置,我们不去追逐市场本身的热点,而是找准我们自身的定位、强项以及市场的需求、方向,把自己这块做精、做专、做透、做好,核心的一点就是做成一个精品。“ 对于资管行业新规出台,他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也是一个必然趋势,大家可以在更公平、充分,更开放、透明的金融环境里面竞争,会做得更好。过去投资者适当性的管理更多是流于形式,现在就要按照新的管理办法把投资者本身的风险承受能力、偏好和产品的特性结合起来。“如果能够把这个东西讲清楚,那么匹配之后风险就可以释放掉。如果这一点做不到,那么扭曲问题还会出现,所以我觉得加强行业管理还是非常好的。”

乘安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王波主持了峰会。

本次峰会由国际金融家论坛财富与资产管理俱乐部承办,星石投资协办,并得到纯达基金的大力支持。
©上海金融论坛版权所有沪交ICP备05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