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观点 > 美联储前副主席斯坦利·菲希尔:经济危机即

美联储前副主席斯坦利·菲希尔:经济危机即将来临?

发布时间:2018-12-19    浏览次数:687



他曾是美联储的“二号人物”,对美联储每一次加息降息拥有投票权,也曾因突然辞职而引发各种争议;他曾担任以色列央行行长,因妥善应对2008年全球危机而备受赞誉,以色列央行也成为发达国家中第一个加息恢复利率正常化的国家;他曾在麻省理工学院做过10年教授,桃李满天下。曾经接受过他指导毕业论文的学生包括现任欧洲中央银行行长德拉吉、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以及知名经济学家曼昆等。 

他是斯坦利·菲希尔(Stanley Fischer),在卸任美联储副主席半年之后,这位75岁的老人来到中国,参加由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主办的上海金融论坛,并接受凤凰网财经采访。从经济危机到美联储加息,从辞职原因到对政府的看法,他对热点问题侃侃而谈。

 

谈经济危机:目前没有看到迹象 

2018年,国际关系波诡云谲,金融市场波涛汹涌,新兴市场哀鸿遍野,之前一路走高的美国股市现在也频现熊市预警。 当地时间1217日,美股再次暴跌,道指收跌超500点,标普500指数创一年来收盘新低。 

从新兴市场到发达经济体,金融市场的剧烈波动让投资者涌入避险资产——黄金,金价强势上涨,逼近1250美元/盎司关口。乱世买黄金,现在离下一轮全球经济危机还有多远? 

“经济危机来临之前,总有一些征兆,但我目前没有看到这样的迹象(I don’t see it at the moment)。对此,前美联储副主席菲希尔坦率回答。他随后解释,到目前为止,美国经济增速仍然高于世界其他各发达国家,自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已进入了连续的复苏阶段。 

虽然暂时没看到经济危机的迹象,但他也在演讲中提到要做好应对危机的准备,而在他看来美联储加息就是一个重要的准备。他解释道,美联储在处理二战后的五次经济衰退时,联邦基准利率平均降低了400500个基点,也就是说,为了应对下一次经济衰退,美联储要将利率提到500个基点(5%)之上。菲希尔还提到,目前70%的分析师预测美联储将在1219日(本周三)上调25个基点,由2.25%2.5%

谈美联储:“停止加息向市场传递一个信号” 

关于美联储是否要继续加息,美国政经界的大佬们打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辩论赛”。 

首先是以特朗普为首的“反方辩手”,他们坚信美联储要停止加息,让低利率政策支持美国经济的复苏。一周之内,特朗普已经三次在Twitter炮轰美联储。当地时间凌晨五点,特朗普还在发推:外面世界都乱成这样了,不敢相信美联储还在考虑加息。” 

然后是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为首的“正方辩手”,坚持美联储需要加息。他们认为美国目前经济状况良好,201811月的失业率维持在10月份的3.7%低位水平。而在经济复苏的大环境下,利率正常化是大势所趋。一些学者将加息比作兴奋剂,经济下行时需要兴奋剂的适当刺激,然而长期依靠兴奋剂是不能培育出健康的经济环境的。 

前美联储“二号人物”支持正方还是反方?他坚定支持正方——继续加息。 

“美联储停止加息会向市场传递一个信号,即经济前景正在恶化。”他认为这种负面信号本身,比加息的影响更可怕。而美联储必须维持市场的信心,让市场相信美国经济依然在持续增长。 

谈特朗普:“他将美联储当成了替罪羊” 

菲希尔也开诚布公地谈到一些争议,包括特朗普对美联储的批评。 

“特朗普让美联储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地位。如果美联储听了特朗普,就好像是因为承受不了政治的压力而加息。”在回答凤凰卫视主持人提问时,他笑言特朗普“很聪明”,将美联储当成了“替罪羊”。“如果经济出现下滑,那特朗普就有借口说,‘我当时警告美联储了啊,我们应该维持低利率的’。” 

美联储一直很强调货币政策和其自身的独立性,而历届美国总统也对此表示尊重,一般不谈货币政策等专业问题。直到特朗普上台,之后,美联储、各大在海外开厂的跨国企业、其他与美国有贸易来往的国家,都“同病相怜”成为了总统Twitter常客,经常被拉出来敲打一番。 

前美联储副主席对此有何怨言?在演讲中,这位学者出身的官员保持着一贯的严谨风格,在演讲中谈了很多如何保持央行的独立性,但并没有点名特朗普。 

“政府官员应该意识到,一旦他们开始批评央行官员,这就创造了一个两难境地。央行官员只有两种选择:一个选择是维持己见,不回应政府官员的批评;另一个选择就是接受政府官员的批评,认可其逻辑链和证据,改变看法。” 

“问题是政府官员不详细公开解释他们的理由,而是私下对朋友议论,低利率能拉到更多的选票。”菲希尔对此表示不满。此前也出现过一些官员私下向朋友吐槽对美联储的不满,而朋友一不小心泄露给媒体。 

这位刚刚卸任的高官有何妙招应对?“如果政府官员经常逼迫他们采取一些错误的政策,美联储官员应该选择公开,甚至采取辞职的方式来保护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免受政治压力左右。” 

回应辞职风波:“不是因为特朗普”

菲希尔辞职是因为来自特朗普的政治压力吗? 

虽然菲希尔在演讲中闭口不谈特朗普,但在随后的圆桌讨论环节,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李剑阁却“调侃”他是因不愿意和特朗普共事而提出辞职的。


“我不是因为特朗普而辞职的,而是因为个人原因。”菲希尔反驳道,而后也“调侃”回应道,“我在美国非常小心,不想让人将辞职和特朗普联系起来,没想到在中国还是有人这么想。” 

菲希尔于2014年出任美联储副主席,接替耶伦提拔留下的空位,任期从2014年到20186月。但菲希尔却在20179月任期未满之时递交了辞职信,并于201710月正式辞职。 

菲希尔提前卸任也造成了美联储的“人事地震”,7个董事会成席位出现了4个空缺,这也给特朗普一个绝佳机会去提名自己心仪的美联储官员,以左右未来货币政策走向。 

“中国央行能向美国学什么?” 

作为一名犹太银行家,菲希尔的经历很传奇。他具有以色列和美国的双重国籍,在两个国家都做到了央行行长级别,是非常少见的,服务过不同国家的央行官员。 

做以色列央行行长和美联储副主席有何区别?大国与小国在货币政策制定上有何差异?菲希尔解释道,两个国家的经济体制不同,以色列央行行长同时也是以色列政府的首席经济顾问,因此央行行长需要全面参与到政府的经济政策的制定中,包括制定政府预算等,相比之下,美联储的功能和定位是非常专业和独立的。“美联储有12个区域性美联储银行,而这些区域银行的行长会定期向美联储微会员作报告,汇报他们当地情况,听他们讲故事,比阅读12本报告更有趣。” 

“如果你问耶伦,你对财政政策如何看?她会说美国财政部负责制定财政政策,她不会对财政政策进行评论。” 

菲希尔还提到美联储的规模很大,一共有2万名员工。当然和中国人口比不算什么,但相比其他国家的央行来说,美联储已经是非常庞大的体系了。” 

美联储有何可供中国央行学习借鉴的经验?“中国经济体量这么大,央行在一些专业领域可以分得更细,更加专业化。”菲希尔回答道,但他同时也称赞,中国央行现在已经做的很好了。


桃李满天下:两个央行行长的老师 

除了美联储副主席以外,菲希尔还有另一个学者身份——他曾在麻省理工学院做过10年教授。 

11年的教授生涯,菲希尔最有名的两名学生是后来在金融危机中力挽狂澜的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和现在的欧央行行长德拉吉。 

2008年金融危机时临危受命的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曾在论文中专门感谢导师。伯南克在他博士论文的开头写到:特别感谢我的论文导师菲希尔教授。他仔细阅读了我论文的许多草稿,并给出了很多优秀的建议。在整个研究生期间,我对他给出的建议和鼓励充满感激。” 

他的另一个优秀学生—欧央行行长德拉吉也一直与导师保持密切的关系。2013年,当菲希尔从以色列行长职位上退休时,德拉吉专程从欧洲赶往耶路撒冷参加菲希尔的退休告别。 

2013年,菲希尔卸任以色列行长时,外媒报道的标题是《教出来了两位央行行长的先生要退休了》。能够同时教出两位央行行长,这也让菲希尔在国际央行官员的顶层小圈子里久负盛名。 

在有一年的全球央行年会(杰克逊霍尔年会)上,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首席执行官面对菲希尔抛出来的问题曾经感慨:“我从来不会假设我能回答一些连菲希尔都不知道答案的问题。”

©上海金融论坛版权所有沪交ICP备05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