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观点 > 屠光绍:主权基金成为支撑全球增长的重要力

屠光绍:主权基金成为支撑全球增长的重要力量

发布时间:2018-12-19    浏览次数:468



2018年上海金融论坛12月15日在上海召开。本次论坛主题为“开放的中国金融与世界”。凤凰网财经全程报道。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屠光绍出席论坛并发表了题为《跨境资本、主权基金与全球增长》的演讲。

屠光绍指出,从现象上来看,跨境资本的流动呈现出以下四种迹象:第一,规模大减;第二,构成变化,长期稳定资本严重缺乏;第三,流向逆转,区域流向变化明显;第四,波动加大。

对于跨境资本规模大减,屠光绍指出,全球跨境资本包括直接投FDI、股债等证券投资和以银行借贷等债务为主的其他投资。次贷危机以来,全球跨境资本从2007年的12.4万亿美元降至2017年的5.9万亿美元,规模萎缩了53 %。

屠光绍称,这是由于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的上升,一些国家投资审查收紧。贸发数据显示,从2017 年10 月到2018 年4 月,约30%新引入投资措施是限制性型,主要集中在国家安全审查等方面。美国CFIUS 投资审查数量从2015 年143件大幅增加到2017 年260件。CFIUS对中国投资的审查比例从金融危机前不到5%上升至20%,被否决案例大幅增加。

屠光绍指出,主权基金成为支撑全球增长的重要力量。首先,主权财富基金作为国际金融市场的新兴重要投资主体,能够较大程度地增强国际资本的流动性,以便当危机发生时有充足的资金来抵抗风险,对金融市场起到稳定作用。其次,主权财富基金的蓬勃发展,将有助于发展中经济体积极参与经济全球化,改变发达经济体与发展中经济体在世界经济中的力量对比。

近年来,为保障投资收益的稳定性,主权财富基金纷纷在直接投资领域增加资源投入,加大能力培养,采用主动管理方式,在有自身优势领域,通过集中持股和战略性投资获取流动性溢价。

以下为演讲全文摘录:

一、 近年来跨境资本流动动向及影响

1. 跨境资本流动的几个现象

1)   规模大减。全球跨境资本包括直接投资FDI、股债等证券投资和以银行借贷等债务为主的其他投资。次贷危机以来,全球跨境资本从2007年的12.4万亿美元降至2017年的5.9 万亿美元,规模萎缩了53%;占全球GDP 比例2007 年达到22%,到2017 年规模大幅回落至5.9%。

2)   构成变化,即长期稳定资本严重缺乏。由于去杠杆,跨国银行间借贷明显下滑,根据BIS的统计,危机后美国银行对外资产基本零增长。其中,近些年对长期发展有较大外溢性的FDI 表现低迷,  2019 年前景也不容乐观。在规模上,2017年全球FDI同比减少23%,已连续三年下滑。这与全球贸易近两年复苏以及以股债等为代表的资本流回升形成鲜明对比。投资方式短期化。银行贷款和股债组合投资等高流动性资本2017年占总跨境资本比例65%,占据主要地位。

3)   流向逆转。区域流向变化明显。金融危机后,大量资本流入新兴市场,但近几年来回流发达市场。FDI 与总资本流向类似,近几年发达经济体吸引FDI规模出现明显反弹,新兴市场徘徊不前。

4)   波动加大。波动周期短期化明显。金融危机之前,新兴资本流入较稳定,持续时间长。但危机后,受央行非常规政策影响,流入流出周期变短,短短10年已经历三轮周期。2018年资本流出等因素带动了阿根廷和土耳其汇率动荡。

2. 主要原因

1)   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上升。一些国家投资审查收紧。贸发数据显示,从2017 年10 月到2018 年4 月,约30%新引入投资措施是限制性型,主要集中在国家安全审查等方面。美国CFIUS 投资审查数量从2015 年143件大幅增加到2017 年260件。CFIUS对中国投资的审查比例从金融危机前不到5%上升至20%,被否决案例大幅增加。

2)   主要经济体央行政策调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央行非常规货币政策频出,大国政策外溢性凸显。在外部政策调整和内部结构性矛盾压力下,一些新兴经济体面临的困难加大。

3)   投资环境不确定性加大。全球投资规则以双边规则为主,呈现出碎片化特征,缺乏全球统一规则体系。近些年来,双边投资协议签订量也出现明显下降。另一方面,国际投资的争端上升。2017 年,至少发起了65 起基于条约的投资者与国家争端解决新案件,已知案例总数达到855 起。在已知裁决案件中,投资者获胜比例仅占60%。

3. 对全球增长带来现实和潜在影响

1)   跨境资本流动可以为全球经济增长提供支撑。一是能够促进世界经济生产水平的提高;二是有利于各国国际收支的调节;三是有利于国内外突发事件所带来的不良影响的缓解。

2)   长期稳定资本对基础设施投资不可缺少美国基础设施需求。当前基建投资占GDP比重为2.4%,仅为50 年前的一半。接下来四年融资缺口达达1 万亿美元。 新兴市场基础设施需求。很多发展中国家道路、能源和清洁水等设施奇缺,面临巨大的融资缺口。

3)   跨境资本流动有利于全球资源配置。

跨境资本流动是全球资源有效配置和价值增值的必备条件:一方面,它为生产创造提供条件;另一方面,它是实现在生产过程中创造出来的价值的必要环节。

二、 主权基金成为支撑全球增长的重要力量

1. 主权财富基金的基本状况

1)   在规模上,主权基金快速增长。据主权基金研究院SWFI统计,1990年全球主权财富基金的规模只有约5亿美元,2008年增长到3万亿规模;金融危机后,再次快速增长,截止2017 年底主权财富基金的资产规模合计约7.5万亿美元,预计到2020 年超过10万亿美元。其中,国际主权基金论坛的31 家成员规模超过3 万亿美元。做一个直观的比较,2017年全球另类投资在管资产8.3万亿美元。

2)   在结构上,新兴经济体国家主权基金迅速增加。据主权基金论坛统计,其31 名成员中,20 家位于新兴市场。新兴经济体国家主权财富基金数量的增加发挥了稳定经济和金融的作用,同时吸引外资,促进了经济发展战略落地。

3)   在国际社会上,主权基金的影响在逐步增加。首先,主权财富基金作为国际金融市场的新兴重要投资主体,能够较大程度地增强国际资本的流动性,以便当危机发生时有充足的资金来抵抗风险,对金融市场起到稳定作用。其次,主权财富基金的蓬勃发展,将有助于发展中经济体积极参与经济全球化,改变发达经济体与发展中经济体在世界经济中的力量对比,促进世界经济格局多极化发展。

2.   近年主权基金投资的几个趋势

1)   投资领域扩展

另类资产配置比例提升。公开市场不确定性增加和资产估值高企,寻找满意的投资回报愈发困难,主权基金基于自身资金来源由流动资产向非流动资产转变,包括全球范围的基础设施、私募股权基金、对冲基金、房地产项目等领域。如沙特的公共投资基金大幅投资软银的愿景基金,主要集中在新科技等领域,总规模达到900亿美元。

直接投资比例加大。近年来,为保障投资收益的稳定性,主权财富基金纷纷在直接投资领域增加资源投入,加大能力培养,采用主动管理方式,在有自身优势领域,通过集中持股和战略性投资获取流动性溢价。

2)   投后管理更加积极。主权基金在坚持财务投资者为主的同时,也注重发挥积极股东的作用。开始从以前的纯粹财务投资者转为“积极股东”。一方面,参与公司治理。比如,在绿色、环保、内部治理等方面积极行使投票权力。同时,注重责任投资,为投资企业提供增值服务,提升价值。

3)   重视长期投资和稳定回报。长期投资以追求稳定回报为主要目的,这种策略是应对金融市场波动的重要手段。过去一些年,主权基金加大了在基础设施等领域长期布局,达到降低组合波动性、提高稳定性的目的。

4)   投资战略上更加关注与本国发展结合。随着实现长期稳定回报目标难度加大,很多主权财富基金主动或被动地对自身定位进行重新调整,由以往单纯的“财务性投资者”向“发展型投资者”转变,试图通过与本国经济发展更加紧密结合,强化了自身的战略定位。

3.   主权财富基金是全球长期资本的重要来源

1)   资金来源长期。尽管资金来源多样,但主权财富基金的资金没有流出硬约束,资本稳定。主权财富基金的主要来源有二:一是经济迅速发展带来的外汇储备盈余,如中国、新加坡、韩国等;二是自然资源出口带来的外汇盈余,包括石油、天然气、铜和钻石等自然资源的外贸盈余,例如,中东、拉美地区、俄罗斯等国家。

2)   目标着眼长期。尽管主要目标不一,但主权财富基金都着眼长期滚动回报目标,实现资产长期升值。主权财富基金的主要目标有五:一是稳定收入,平滑跨期国家收入,减少意外收入波动对经济和财政预算的大幅影响;二是多元化储备,分流央行外汇储备;三是储蓄财富,平滑跨代国家财富,为子孙后代积蓄财富;四是预防经济危机,促进经济和社会的平稳发展;五是支持国家长期发展战略。

3)   投资配置长期。主权财富基金的战略配置指引性强,有着长期的资产配置比例或明显的参考组合,因此投资具有很强的纪律性,大部分执行再平衡操作,回避短期炒作或追涨杀跌的投资方式。主权财富基金这种专业和纪律性高的投资方式,在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成为稳定金融市场,提供流动性的重要资本。

三、 中投在跨境投资方面的角色

1.  在跨境投资上发挥着重要作用

中投公司成立于2007年。经过近十年发展,打造了一支专业化投资队伍。截至2017 年底,公司资产规模从不足2500 亿增至超过9300 亿美元。公司境外投资总组合规模超过2500亿,逐步搭建了公开市场、另类投资和直接投资等不同业务条线。

2.  做负责任的长期投资者

中投的资金来源稳定,以财务投资为主,追求长期回报,能够容忍短期波动。我们的理念是合作共赢,过去一些年中投的投资取得较好商业回报基础上,对稳定金融市场、推动被投资国就业和繁荣上做出了贡献。正是由于这些理念,我们的业务遍布全球,形成了广泛的合作网络。从去年以来,公司制定了五年规划,为长期发展绘制了蓝图,更加强调了长期投资者和负责任投资者的角色。

3.  完善和创新对外投资方式

1)   打造具有中投特色的投资模式。积极响应和落实国家战略,依托资金优势、平台优势和网络优势,发挥金融资本的纽带与支持功能,以更大力度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国际产能合作,充分挖掘服务国家战略的潜力。按照国务院确定的中投海外资金规模达到500-1000亿美元的要求,积极争取落实资金来源。稳步加大另类资产和直接投资业务,力争到2022 年底使其占中投境外投资总组合的比重达到50%左右,形成以另类资产和直接投资为特色的投资模式,为服务国家战略和提升国家外汇投资收益提供有力支撑。

2)   积极开展“中国视角”投资。聚焦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任务要求,深入挖掘与我国技术创新、产业转型、消费升级等相关的境外投资机会,形成体系化的“中国视角”投资策略和布局。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探索打通境内投资渠道,进一步深化与国内外各类机构的合作,拓展产融结合、内引外联等投资方式,积极吸引外资参与中国投资,在跨境双向投资中发挥支持、带动和集成作用。

3)   推进多双边基金等投资创新。适应国际投资和监管环境,在优化已投多双边基金的同时,聚焦重点区域、重点行业,发起设立利益深度捆绑的新型多双边基金,并根据需要设立国内平行基金,布局国内私募基金管理人发起的美元基金,促进国内外对接,搭建跨境双向投资平台。继续开展平台型基金投资、联合管理合伙人(Co-GP)等业务创新。探索开展ESG投资。

4. 构建多维度的跨境投资生态系统

扩大跨境投资“朋友圈”。充分挖掘已投组合中的资源,发挥控参股机构的国内外网络优势,推动境外投资与国内相关企业对接合作。搭建具有影响力的跨境投资合作平台,在吸引高质量外资、引领理性对外投资、促进经济金融外交中发挥桥梁纽带作用。
©上海金融论坛版权所有沪交ICP备05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