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观点 > 圆桌一:金融创新不能因噎废食,关键是管理

圆桌一:金融创新不能因噎废食,关键是管理好风险!

发布时间:2017-01-18    浏览次数:517



金融创新是否会导致危机?衍生品是避险工具还是会加剧风险?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呈现何种趋势?

在日前由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举办的上海金融论坛上,因在衍生品定价理论方面做出突出的贡献而被授予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罗伯特•默顿,与中国的专家和学者,以“中国资本市场——机遇与挑战”为主题展开了热烈的圆桌讨论。

嘉宾普遍认为:针对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更需要的是管理好风险,而不是去回避风险;完善中国资本市场结构,加强金融创新,将更有利于国内股市稳定发展;在资本全球化成为一种必然趋势前提下,国内从监管部门到投资者都还需要做更多准备。

本次圆桌论坛由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瑞穗金融集团讲席教授、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王江主持,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默顿,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瞿秋平,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钱军,赛领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总裁刘啸东担任讨论嘉宾。


王江:首先请大家分享一下对中国资本市场的见解。

瞿秋平:改革转型仍是今年经济工作重中之重,传统领域数据持续下降,过剩行业继续去产能,会推动商品价格寻顶,今年通胀也有望回落。因此适应转型方向的新经济,将是我国未来经济持续发展的希望,可积极关注轻资产创新产业和持续蓬勃发展的服务业。

从证券市场角度而言总体看好2017年市场表现,预计A股将走出震荡转牛态势,国内各类资产中A股具有相对优势,过去1年多房价、商品、债市都有较大幅度上涨。

目前银行理财规模26万亿,保险资金规模12.8万亿,其中资产配置权益类占比只有8%,加大权益配置比例趋势将强化。从全球市场来看,在沪港通、深港通开通的背景下, A股的制度性利好有望获得全球资金青睐,海外资金加大A股配置是必然趋势,并且我国6%以上相对较高的经济增速,对估值形成一定支撑,这对全球资金有一定吸引力。

瞿秋平

刘啸东:从目前情况来看,2017年定调就一个字“稳”,什么叫稳?就是股市波动不要太大,但机会还是有的,证监会现在发行新股节奏非常对,可以支持实体经济,排队上市的公司基本上都是一些不错企业,这里面也带来非常多的投资机会。

从上交所的层面来看,上市以后3年内业绩变脸的有很多,经过审核后发现,主要是因为IPO政策,上市前公司没办法,只能拼命冲利润,上市了以后,过多的依赖资本市场平台,这其实是上市公司的一种失职。

第二,监管层的定位问题,监管层目前的心态叫“恨铁不成钢”,非常呵护市场发展,这样市场就总也长不大,在这种现状下,股民会觉得有监管层背书,反正买股票有监管层兜底,而监管层和上市公司之间如果没有任何信任,就变成了猫跟老鼠的关系


刘啸东

王江:关于金融衍生品的风险有何看法?

罗伯特•默顿: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是要胸怀未来,但着眼现实,因此要平衡中期风险和眼前风险。所有衍生品的目的都是将风险进行转移,对风险转移来说互换效率最高,在全球市场上来说都是如此。

在上世纪70年代美国资本市场风险凸显,我们推出了一些创新性衍生产品,之后40多年里每个国家都开展了衍生品交易,衍生品的发展在很长一段过程当中,并没有带来太大危机,直到2008年、2009年才出现了危机,衍生品市场的发展能够帮助我们控制风险。


罗伯特•默顿

王江:我们应该如何管理风险来面对不确定性?

钱军:在面对很多不确定性和风险时候,我们应该做什么?上世纪70年代,美国面临的风险是新风险,而且这个风险体量非常大,例如通货膨胀率、利率波动性、汇率波动性、失业人口等,美国在这个过程中做了什么?不是缩回去,而是大胆创新。

2015年时确实有很多国内外不确定性风险,但实际上这在以前很多亚洲国家都经历过,我们可以学习经验,然后在不触动底线情况下往前走。


钱  军

王江:在未来3年的时间跨度里,资本市场改善前景以及深层原因是什么?

瞿秋平:市场目前发展受制约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是IPO规则与企业盈利水平绑定,这个问题若要从根本上解决,希望新《证券法》能早些出来,对注册制这一类相关制度也会做出调整。

二、央行跟监管部门的政策协调,对一个完善充分市场化的资本市场很重要,监管制度的不协调性对整个市场的完善,包括对公平、公正、公开的环境的营造都是会有制约的。

例如2015年的股灾,有种说法是流动性出问题,我认为是伪命题,当时投资者在证券公司账户上的存款非常充沛,问题在于去杠杆的时候节奏怎么把握,记得当时政策是排山倒海的,一天能有三道令,再完善的市场也扛不住。

三、创新是时代的主流,尤其不能因噎废食,股灾以后一些避险工具还是受制于很多方面因素未能放开,希望还是要加快金融创新。

四,资本全球化是一个资本开放度问题,国家一系列汇率相关政策出台后,也应该考虑中国特色资本市场的问题,如果摆脱这一点,单纯去照搬照抄,可能也不是一条好的发展之路。


王  江

王江:如何在创新同时监督风险和避免风险,比如说避免08年、09年的次贷危机和后续而来的金融危机?

罗伯特•默顿:不仅在金融领域里面,其他领域也是一样,创新总是不可避免的牵涉风险。关键在于你要理解风险,管理风险,风险是去除不掉的,你要管理它们。就像你做科学家也好,工程师也好,不能只设计出更快的高铁,而不设计更安全的轨道,所以需要化解不可接受的风险,通过教育培训优质金融人才,设计更好的金融产品,来进行风险的化解和减缓。


王江:创新往往代表监管机制的突破,这个问题也涉及到如何看待未来互联网金融发展的趋势,中国金融创新中如何能够建立有效的监管机制?

钱军:包括一行三会在内的监管部门之间协调有改进空间,比如英国、美国职能监管部门上面还有一个统一协调的部门,在国内可能是以央行为核心,吸纳不同监管职能部门的技术人才,然后由政府最高领导来授权,这对未来可能碰到的大金融风险的应对非常有用。金融创新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金融板块风险联动性很大,比如汇率风险可能跟房地产、股市资金流动都有关系。

讲到互联网金融,一是技术发展确实带来很多好处,二是行业内部也在自然淘汰。比如第三方支付,实体经济中,大量的中小企业和个人从传统金融机构拿不到钱,而这个需求量非常巨大,通过互联网平台大数据,是可以解决一部分信息不对称问题。互联网金融发展过程中很多众筹网站就被淘汰了,剩下很多实际上是都是有场景有数据,除了蚂蚁金服还有很多类似平台,可以给实体经济带来融资上的实惠。


王江:怎么看待中国基金行业今后发展趋势?

刘啸东:我做过基金经理,还是非常担忧目前基金经理能力。投资需要标的,私募分成两种,一种私募做股权投资,还有一种私募参与二级市场

私募发展非常迅猛,我刚到上交所是2000年,当时市场里没有一家私募基金,现在私募有几万亿人民币。私募的投资策略比较多元化,以前有做对冲策略的阳光私募,现在股指期货受限,影响了一大部分策略。

以前有个计划推出的“战略新兴板”,但后来还是搁置了,非常可惜。只有不断增加好的标的,增加多元投资方式,才能有利于国内私募的发展。


王江:金融创新给券商业务带来哪些挑战和机遇?

瞿秋平:第一、传统金融企业转型会有过程,线下业务线上化也要循序渐进,无法实现跨越式发展,如果互联网金融发展脱离实际,也是徒劳的;

第二、商业模式创新,实际上所谓金融企业IT高速公路建设,券商跟银行、保险公司比,三者含义差异很大,中国资本市场交易系统中最发达的是两个交易所,新三板跟两个交易所也在同步发展,但券商IT系统各自为战,有关交易模式和主要核心技术从开始一直打补丁到现在。

在2015年的股灾中,为什么最后市场认为监管部门跟国家决策对市场没有起到强有力支撑?这个跟基础数据上报不足是有关的,所以金融技术的创新也不能脱离实际情况。


王江:有关金融科技和信任,智能投资顾问会改变资本市场结构吗?如果股市与经济表现脱节,会不会产生新的风险?

罗伯特•默顿:通过不同地区互换来降低风险,前提是必须有交易的对手方都相信市场风险真实性,这可能不是理性的,而是由对手方相信,因此可以交易。去找人说我是一个谨慎的投资顾问,建议你买五百家公司组成的指数,对方甚至都不知道这五百家公司是做什么的,也不看他们的财务报表就会买。所以不需要理性,不需要充分信息的价格,只需要双方都相信,找到价格。第二个问题,金融科技能够提供很多数据给某家对冲基金,这是很好的,因为金融科技提供者和对冲基金本来就很懂行。相信未来零售投资顾问,甚至是高净值投顾五年内会发生重大转变。最快增长领域将会是一种独立只收管理费的金融顾问,购买的产品可以来自各家机构,唯一薪酬是来自于顾客,因此“信任”这个议题将会改变很多业务。

独立投资顾问能力很重要,投资者才能相信你,而金融科技能够增强投顾的能力,以后的理财顾问不需要坐在银行里,背后有分析师、系统支持,这对监管层来说也是重大挑战。


王江:如何看待2016年全国房地产价格疯涨以及而后政府的限制调控?

钱军:沿海城市有泡沫,不是说上海房价不能涨,而是在一段时间里上涨的幅度高于基础条件能够支撑的范畴,从金融风险来讲,任何市场里风险最大的是杠杆融资,如果在短时间内迅速传导风险,可能有踩踏事件的发生。

去年有一个现象叫“首付贷”,银行要首付的目的就是降低风险,如果首付的钱也是借来的,就失去了意义。此外,通过房地产税,也可以有效地对投机行为有控制。


王江:除了资本管制以外,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和并购最大挑战是什么?

刘啸东:中国现在就是三个字“钱太多”,做到最后不是简单的钱出去,是我们企业要到外面去收购,这才是最根本的,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是不可逆转的潮流。

除了钱出不去,最大问题是并购时候尽职调查团队不到位,中国企业到海外都给很高价钱,实际上也没有做什么尽职调查,有些收购付出很大成本,就是前端尽职调查不到位,就是“一窝蜂”的情况,前段时间投石油,加拿大的油田全被中国买去了,还有一点是投后管理不到位。


观众:1月20号川普宣誓就职,会给2017年的资本市场带来哪些不确定影响?

罗伯特•默顿:大家看待特朗普更多是从给市场带来的风险角度来看,毫无疑问川普当选后带来不确定性,不过我们可以通过多元化资产配置,利用对冲机制以及保险这三方面工具来解决风险。

其实,在特朗普当选之后,保费并没有上涨很大,从理性的角度来说,人们当下并没有感受到更大的风险,虽然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上海金融论坛版权所有沪交ICP备05226